求購交易中心
 
[聯絡賣家]

新故事接龍

原帖由 aouy 於 14-7-2007 01:48 PM 發表
清空内容
那你打字真快呢!!好羨慕
~aouy大大,你打字唔快咩~
哈哈哈哈...
唔係唔快...係我D手勢錯咗...:ooo:
原帖由 龍怡 於 14-7-2007 10:48 PM 發表
點解甘講???
啊...感覺上妳打字好似好快呀嘛...
原帖由 aouy 於 14-7-2007 08:15 PM 發表


啊...感覺上妳打字好似好快呀嘛...
係咩?? i think ok挂
妳一定ok啦...
好納悶。。。。沒人接~~~
我無靈感呀...:ooo: :io: :io:
說起靈感。。。最近我的腦也一片空白。。。

可能前段時間,用腦用太多了,腦細胞死了很多
腦細胞會再生的嗎:em36:
希望會啦...:em46:
好似係不斷死亡,不斷再生。。。。(有甘複雜咩??)
會再生積係話遲D會有靈感啦...

好期待呀...
奇怪了。。。早上一個人也看不見。。。到了晚上12點,來這裡接龍的人卻都上來了
~係咩,好似得我咋喎~
這棒就由我來接好了.....
第21棒登場~
----------------------------------
在前往精靈仙境的途中.....
"不曉得精靈仙境會長什麼樣子...."陸舒望著天空想
"我覺得啊....那應該是住著許多精靈的地方吧...聽名字就知道了.."龍健想著說
"真的很期待呢!也許那埵釩雃h巧克力可以吃吧.."陸舒開完笑的說
"巧克力?!你是在幻想嗎?"邪鬼不高興的說
"而且....阿塔都國王還說過...必須先經過失落的沙漠才可以到達精靈仙境,你能想像我們置身在沙漠的感覺嗎?"邪鬼繼續說
"夠了!邪鬼!"陸舒喊著  "再怎麼說我們來這的目的是要封印魔族,不是來這鬧的!剛剛國王還說失落的沙漠會有更強的魔族,我們千萬不能掉以輕心!"陸舒堅定的說著
"是....."大家無奈的說

此時,在失落的沙漠........
一隻達瑞岡熾灼龍飛到一隻達瑞岡嗝龍面前,說:"尊貴的彼洛潘頭目,我們在阿塔都的那些同胞們都被消滅了!"
"被消滅掉了?!這是不可能的事!"彼洛潘驚訝的說
"沒錯!而且根據我的了解,消滅它們的人,是專門對付我們魔族的守護獸.."達瑞岡熾灼龍沉重的說
"守護獸?!難道說.....新一代的封印使者再度來到尼奧世界了?"彼洛潘開始焦急起來,便喊著:"好...退下!"
"是!"說著達瑞岡熾灼龍便離開了
"好哇!那些讓我失望的雜碎們被守護獸給解決了...既然如此!那我來個硬的!"說著彼得潘便叫著:"把努西給拖出來!"
一群魔族士兵把一隻巨大的雙頭堯拙龍給拖了出來,那隻堯拙龍憤怒的大吼著,想把士兵們給甩出去,但卻被士兵們的特製長茅給制止了
"好!我們等著看吧!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彼洛潘朝著天空狂笑著..

此時,在路上...
"我總覺得,有一個身影一直在旁邊..."深紅緩緩的說
"哪個身影啊?我看不到啊!"邪鬼不耐煩的說
"深紅姐,也許是你的幻覺吧!"龍健說道
"是嗎?那算了..."深紅失落的說..
--------------------
請接~
讓我們blahblahblahblhabhlahbalhlba
還有樓上~~ 我剛剛看見你的~~~
第22棒
就在他們一行人剛到達失落的沙漠,還沒走兩步的時候,一陣很強大的風沙向他們迎瞼吹了過來。風沙過後,留下的就是被吹得滿頭沙的兩人──陸舒和冰歲。他們不只「滿頭沙」,連衣服的袋子裡都可以拿到很多、很多的沙子出來。
「唏!!這是什麼風沙呀!這麼多人不吹就只吹我們兩個,難道15歲的人特別好吹的嗎?」
陸舒非常不甘的罵道。「也不知道有沒有吃到沙子進肚呢!」
而冰歲什麼都沒有說,只是甩了甩頭上的沙子。
「這陣的風沙不太正常…」深紅有點迷惑的說。
「這當然啦…」冰歲緩緩地吐出了這句話。
「呀?」陸舒不解的叫了一聲。
「那是什麼意思呀?冰歲。」黑澤玲問道。
「他指的是那裡呀。」果林指了指遠處,幫冰歲回答了大家的疑惑。
眾人一起向果林所指的地方望去。
只見到在一陣風的後面有兩個物體在向他們的方向移動,但是因為那陣風中帶著很多泥沙的關係,他們沒法看清來者何人。
「是敵人?」邪鬼小聲的問道。
CL:「……


又是本人
也又是自創的對白...
各位請接...
這棒由我接~~~ 謝謝,謝謝。。。(寫完還要做hw呢

第23棒
“看起來,好像。。。”

“既然是敵人,那我們也不用客氣了,大家上。”還沒等CL說完,邪鬼就喊着,帶頭沖了上去。

“哼,弄得我滿臉是沙,諾絲,給點顔色他們看。”氣上頭的陸舒也命令着。

“上吧,希。”玲也跟上去。

“咦?怎麽會。。。”平時衝動的龍健,現在卻疑惑地望着那兩個向他們走來的物體。

“哼,敢襲擊我們,看招。”第一個沖上去了邪鬼,沒說什麽就給人家幾個鐵拳。“別小看我的拳頭,這拳頭可是沾過很多人的鮮血呢。”不知不覺,邪鬼的殺氣越來越濃。

“救。。。救命。。。”被打的不知名物體害怕地求饒。而另一只物體很想上去幫忙,可被諾絲擋着。

正當邪鬼打下致命的一拳時,一只手突然擋下他的拳頭。“夠了邪鬼,他不是魔族的。”龍健抓緊邪鬼的拳頭,大吼着。

“你又怎麽知道他不是魔族?”雖然邪鬼冷靜下來,可殺氣還沒減退。

“我感受得到,他們身上沒有散發出魔族的邪氣。”龍健放開邪鬼的手,解釋道。“我想其他人也感受到的。”

隨着龍健的話,邪鬼立刻向四周一看。的確,希和諾絲雖然有攻擊另一只物體,但那都只是制止他的活動,根本就沒傷害到那只物體。

“怎麽會。。。。”邪鬼的目光望向CL。

只見CL無奈地搖了搖頭說:“我剛剛說他們好像不是魔族,但你聽到一半就沖了上去,所以。。。。”

“你沒事吧。”深紅跑上去,把被打的物體擡了起來。因爲剛剛境況太混亂了,所以沒注意那是什麽物體。現在終于有時閒看清楚了,原來被邪鬼打的是一只沙漠凝莫,而另一只是沙漠恰恰。“你們都是失落沙漠的原居民吧?”

因爲凝莫被打成重傷,沙漠恰恰只好幫忙代答。“對。其實本來我們是在練習一些技能的。可一個不小心,那風沙失控了,自己到處亂走。因爲怕那風沙會傷到其他居民,所以我們就跟上了。而我們走來,只是想問問有沒有受傷罷了,並沒有惡意。”

“邪鬼,你太衝動了。”玲看了看邪鬼說。其實她的用詞已經溫和了,她不想用暴力來形容他,畢竟他已經改過了。沒錯,邪鬼他。。。有着不一般的童年和背景。

邪鬼,這不是他真正的名字,可他已經忘記了原來的名字。他的母親在生他的時候,因爲難產而死。即使是這樣,他的父親還是很愛他,很照顧他。可就在他3嵗的時候,他父親生意失敗,在回家路上,因爲失神,發生了嚴重的車禍,他父親也當場死亡。

一夜之間就變成孤兒的邪鬼,從天堂掉下了地獄。因爲要寄居在親戚家堙A從小他就看慣人情冷淡。因爲不想被人欺負,他變得好強好勝,動不動就吵起來,也常常和堂表兄弟們打架。

就算在學校,他幾乎每天都會和某些人發生衝突。在全部人眼堙A他就是暴力少年,惡霸,但卻沒人看到他眼媗S出的孤獨和痛苦。直到他爺爺的回來,改變了他一生。

本來他爺爺是在美國養老的,可聽到小孫子的事,他忍心不住,最後還是決定回來見一見這個多年沒見的孫子。

他爺爺教會了他很多人生道理,也讓他知道用暴力解決不了事情。雖然一開始他覺得這個老頭又煩又囉嗦,但漸漸地,他也服了這個老頭,因爲他能感受到他爺爺能體會到他的痛苦。

他的爺爺令他再一次感受到家庭的溫暖。可他爺爺已經很年邁已高,在邪鬼11嵗的時候,他安詳地離開了人世。

他爺爺的離世雖然對邪鬼打擊很大,但他並沒有放縱自己。他立誓爲了爺爺,一定要活得比現在更好。因此,他不再像以前那樣,動不動就打架,認識他的親戚朋友們也知道他真的變了很多。

至於邪鬼這個名字,是他以前一幫死黨幫他改的。他很喜歡,所以也沒有改過的念頭。可同時也證明了,他的暴力細胞並沒有消失,只是被他硬硬地忍住了。

回想起他的身世,玲輕輕地嘆了口氣。

“好點了嗎?”幫凝莫療傷的希,沉沉地問。

“好多了。。。謝謝。”凝莫有點虛弱地說。

“對不起。。。”邪鬼突然說。“我打傷你了。”

“沒,我沒事。我想你只是。。只是。。。”凝莫想不到好的理由說。

“不。。這是我的錯。”邪鬼認真的看着凝莫。“請你一定要接受我的道歉。”

“好啦好啦。。。他明白的啦,你別一味纏着人家道歉。”陸舒走過來,微笑地說。

“嗯?”突然,龍健向一方望去。

“怎麽了?” 冰嵗看了看他,簡單地問。

“剛剛好像有些東西看着我們。”龍健不以爲然地說。“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吧。”

就在龍健把注意力放回同伴身上的時候,一只類似龍的寵物在偷偷地注視着他。

[ 本帖最後由 龍怡 於 16-7-2007 06:54 PM 編輯 ]
邪鬼。。邪鬼。。。不要怪我寫你寫成這樣啊~~ 我也是無意+形勢所逼

你找也不要找我啊。。。。

啊。。。怎麽突然寫了這麽多??查查字數,居然。。。。3488字節!?

好像有點過分。。。:m:

對了對了。。。這篇我用了很多心機,對自己沒什麽信心。。。。。這篇還ok吧??

[ 本帖最後由 龍怡 於 16-7-2007 10:43 PM 編輯 ]
ok...我發現妳好鐘意寫D pet 出場
同特別身世~~

都係我拿手好戲 (小白啦
...(無曬野講:boring: )

[ 本帖最後由 aouy 於 17-7-2007 09:37 PM 編輯 ]
~無曬野講,咁慘呀~
嗯...真係好慘嫁.....:'(
看來好像沒人接......

[ 本帖最後由 junny668 於 18-7-2007 11:39 AM 編輯 ]
讓我們blahblahblahblhabhlahbalhlba
沒0感呀嘛...

[ 本帖最後由 aouy 於 21-7-2007 12:37 PM 編輯 ]
我接好了.....
第24棒登場~
------------------------------
深紅突然好像注意到什麼......
"等等...龍健,你背後好像有什麼東西....."深紅說道
"什麼?有東西?"就在龍健轉頭看時,一隻特雷瞬間飛出來,嚇到了龍健
"啊!!!!救命啊!!!!"龍健大喊
"龍健,不要緊...我不會傷害你的;因為....我是你的守護獸"那隻特雷說道
"守護獸?"龍健疑惑的問
"沒錯,我名字叫浩,是一隻皇族特雷"浩說道
這時,希笑出來了,他問道:"浩嗎?你怎麼在這?"
"沒什麼,我指示要預告一下,我飛過失落的沙漠的時候,偶然看到了魔族已經在移動了,過不久,他們應該也快了吧!"浩沉重的說著
"魔族?不會吧?難道他們要像我們發動攻擊?"深紅說道
"沒錯!我們必須採取行動!而且他們手上還有魔族巨怪---雙頭堯拙龍"浩說道
"不會吧?!雙頭堯拙龍努西?"沙漠恰恰緊張的說:"據說努西可以聞到守護獸的氣息,而且很難應付,你們千萬要小心!"
"知道了....."大家異口同聲說道
"也許吧!我感覺到他們快逼近了..."就在深紅說完的那一刻,一個火球飛了出來,向深紅攻擊去
"不要啊!!!!!!!!!!!!!!!深紅!!!!!!!!!!!!"玲喊叫著
但在這時,一個類似靈體的物體,輕輕的抱著深紅
那顆火球打在那個物體的身上,消失了
"是魔族魔法師!魔族來了!"沙漠恰恰喊著
至於那抱著深紅的物體,輕輕的望著深紅,露出笑容
"哥哥?!"深紅驚訝的說
"那是?"玲望著那個物體,疑惑的問
"難道....那是深紅失蹤的哥哥....真冬嗎?"玲又問道
"玲姐,你在看什麼?魔族都來了!"陸舒喊道
"噢!也許是我看錯了....希,我們上吧!"玲說道
"好.......黑風翼斬!"希喊道,向一隻魔族士兵砍去
但是玲卻不時望著深紅,深紅仍然望著靈體真冬,而且眼淚不斷的掉下來....
"深紅,剛剛好顯啊!"真冬說道
------------------------------------------
下一個人請接

[ 本帖最後由 junny668 於 18-7-2007 01:58 PM 編輯 ]
讓我們blahblahblahblhabhlahbalhlba
原帖由 aouy 於 18-7-2007 12:15 PM 發表
沒0感呀嘛...
~同意呀~
遲D我又有0感嫁啦...
我係好易被事物刺激的人
~例如比咩事物刺激呀~
發夢或者行行下都可以突然有0感

真係好奇怪:em36: ↑
各位唔好傾啦。。。快D接啦
哦...
but我都諗唔倒...

妳又唔接嘅:www:
順道來催催稿

其實不用太長,只要想就可以嘗試接:ooo:

有嘗試才有成功嘛~~ :IO:
咁妳又唔接:boring:
你知道原因的。。。
嗯~~知...當然知啦:boring:
第25棒

陸舒沒走上幾步,右手就被一個人的左手捉住了,她不用回頭也可以知道那個人是誰……因為在他們一行人中只有一個人是左撇的。
「冰歲,有什麼事嗎?」陸舒回頭問道。
「妳…呀…該怎麼說呢…」果林趴在冰歲的右手上,支支吾吾的說。
「嗯!?果林!?呀…什…什麼怎麼說?」陸舒被果林嚇到了,她沒有想到果林也在這出現。
「我不可以在這嗎?有嚇到妳嗎?」果林不高興的對陸舒說,說完轉頭無奈地對著冰歲說,「還是由你來說吧…」
「嗯∼∼陸舒,妳覺不覺得他們好像…變得不太真實。」冰歲幫果林說了下去。
「他們?你們指的是誰?」陸舒不太明白的問。
「雛咲深紅和天倉營!」果林不禮貌的說,他不喜歡陸舒超重的好奇心和凡事都要追根問底的性格。
陸舒:「呀…我………



哈哈!!下一位就接下陸舒未說完的話吧

[ 本帖最後由 aouy 於 24-7-2007 12:46 PM 編輯 ]
?!
抱歉.....其實雛咲深紅和天蒼蠅....天倉螢是真人喔
不過要隨你怎麼寫都可以
只是我會........= ="
順便說一下
黑澤玲、雛咲深紅和天倉螢來自:零XDXDXDXD
讓我們blahblahblahblhabhlahbalhlba
我知他們是真人;我也沒有說過他們不是真人...
但是...
嘻嘻:www: :www:
遲點就有「好戲」看
喔呵呵.....我在憑空幻想情景~
But,請"仔細"看第九頁我接的內容OK?
讓我們blahblahblahblhabhlahbalhlba
仔細??
有什麼的事嗎??
如有.請"直"說
第24棒的某一大段---
---------------------------------------
"沒什麼,我指示要預告一下,我飛過失落的沙漠的時候,偶然看到了魔族已經在移動了,過不久,他們應該也快了吧!"浩沉重的說著
"魔族?不會吧?難道他們要像我們發動攻擊?"深紅說道
"沒錯!我們必須採取行動!而且他們手上還有魔族巨怪---雙頭堯拙龍"浩說道
"不會吧?!雙頭堯拙龍努西?"沙漠恰恰緊張的說:"據說努西可以聞到守護獸的氣息,而且很難應付,你們千萬要小心!"
"知道了....."大家異口同聲說道
"也許吧!我感覺到他們快逼近了..."就在深紅說完的那一刻,一個火球飛了出來,向深紅攻擊去
"不要啊!!!!!!!!!!!!!!!深紅!!!!!!!!!!!!"玲喊叫著
但在這時,一個類似靈體的物體,輕輕的抱著深紅
那顆火球打在那個物體的身上,消失了
"是魔族魔法師!魔族來了!"沙漠恰恰喊著
至於那抱著深紅的物體,輕輕的望著深紅,露出笑容
"哥哥?!"深紅驚訝的說
"那是?"玲望著那個物體,疑惑的問
"難道....那是深紅失蹤的哥哥....真冬嗎?"玲又問道
"玲姐,你在看什麼?魔族都來了!"陸舒喊道
"噢!也許是我看錯了....希,我們上吧!"玲說道
"好.......黑風翼斬!"希喊道,向一隻魔族士兵砍去
但是玲卻不時望著深紅,深紅仍然望著靈體真冬,而且眼淚不斷的掉下來....
"深紅,剛剛好顯啊!"真冬說道
-----------------------------------------
已經是在戰鬥了喔!
讓我們blahblahblahblhabhlahbalhlba
我的大意:
兩個不喜歡戰鬥的人 + 一個沒什麼戰鬥力的見習守護獸,一起溜號了(諾絲去了戰鬥)...
↑他們在上次的戰鬥中也是溜走了

[ 本帖最後由 aouy 於 24-7-2007 08:59 PM 編輯 ]

.......原來如此.....
我不曉得要怎樣寫才好
反而我想看後面的情形 (瞬間被毆)
讓我們blahblahblahblhabhlahbalhlba
呀...那等於沒人接(悲)...
第26棒

“呀。。我怎麽沒發現?” 陸舒傻笑着。

“你這個傻大姐,又怎麽可能會發現。” 冰嵗毫不猶豫地說,他知道聽到這話的陸舒不會生氣的。因爲她的性格就是這樣,一個正統的樂天派,也是他喜歡她的原因。

另一方面
“真是受不了,我們在這裡打個你死我活,他們兩個就在那邊談情。”稍微有一點時間休息的諾絲嘟起小嘴說,看起來有點像吃醋。

“安啦,安啦,反正他們來也幫不了忙。他們可不像玲,龍健和邪鬼那樣這麽會打架。”CL飛在她旁邊說。

“你說什~麽~!?我只是學過幾年防身術而已,別把我說成那些常常打架的不良少女。”玲不滿意地說着,一拳更有力地打在某只魔族小兵的頭上。那只不幸的小兵吃不消她的拳頭,立刻暈倒在地。(某小兵:我出場還不夠2秒耶~~)

看到這情況的龍健和邪鬼不禁呆了一下,心媟Q着同一句:千萬不要得罪女人。。。。

“大家別分心。。。那頭頭來了。” 希一臉警備地望着前方。

“封印使者。。。遇上我,算你們倒霉了,覺悟吧。” 突然,一只雙頭堯拙龍從沙婺鶪F出來。

“哼~ 身體這麽龐大,活動還這麽敏捷。” CL挑起眉說。

“這就叫頭頭。。。太小看我們了吧。” 浩不以爲然地笑道。

“你們別在這説大話了,怕就說吧。” 雙頭堯拙龍冷笑。

“怕?告訴你,我從來不會寫這個字。” CL說着,一個飛身就沖到雙頭堯拙龍面前。“暗色光波。” 說着,一個巨大光球從CL嘴堮g出。

“哼。。居然拿個小球就以爲能打敗我?太可笑了。”雙頭堯拙龍一手就把球擋下。正要反擊的時候,一陣疼痛突然從手媔И}。

“你別小看這球,雖然表面上它沒有任何攻擊力。但事實上,這球會腐蝕任何物質,當然也包括魔族。” CL笑着解釋道。

“可惡。。。我還沒反擊呢。” 雙頭堯拙龍發狂地叫着。

“不用了,因爲你將會消失。” 希,諾絲和浩同時來到雙頭堯拙龍的旁邊,和CL組成四角陣。“大家一起上。”

“翼暗飛斬。” 兩道黑色翼光從CL的翅膀射出。

“黑雷柱。” 希的翅膀向上一揮,一道巨大的黑雷從天而降,正正打中雙頭堯拙龍。

“火兵之陣。” 諾絲雙手一合,一條條巨大的火柱在雙頭堯拙龍站的位置升起。

“皇術,道之旋。” 浩的身體轉了幾圈,一道強烈的金色狂風飛向雙頭堯拙龍。

~~嘭~~ 巨大的爆炸聲響起。

“這麽快就完了。” CL有點不滿意地說。

“哈~ 剛剛他還說什麽覺悟。” 站在一旁看的龍健雙手從后抱着頭說。

“慢着。。。” 希看着被爆炸炸起的沙塵。“他還沒死。”

“不是吧,被炸成這樣還沒死?” 邪鬼不相信。

“難道說。。。剛剛的是假象?” 玲摸摸下巴,假設道。

“差不多,正確來説,應該是他本人根本沒出現。” 經過希的提醒,浩恍然大悟。

“哈哈~~還不賴嘛,封印使者。。。” 突然一把響亮的聲音從附近響起。

[ 本帖最後由 龍怡 於 29-7-2007 09:56 PM 編輯 ]
呵呵~~好開心呀...好開心呀
笑什麽??

別在這裡狂笑
終於有人接啦....:em28: :em28: :em28: :em28:
誇張的笑容....
好像在對著我笑(尖叫聲)(呃啊啊啊!!!!!!!!!!!!!!!!!!!!!!!!!Help me!!!!!!)
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休息中. . .等到休息完畢之後再來繼續寫文章
讓我們blahblahblahblhabhlahbalhlba
    
[聯絡賣家]
沒有人會陪你走一輩子,所以你要適應孤獨;

沒有人會幫你一輩子,所以你要自己奮鬥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