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購交易中心
 
[聯絡賣家]

新故事接龍

嗯~~要快點休息完 (糧:呃 你無事吧...可以快點休息完的嗎??)
沒事...正在休息中. . .
讓我們blahblahblahblhabhlahbalhlba
那我也要努力啦...
那快點啦~~~:www:
嗯~~我會的:em28:
第27棒

很快地他們就看見了一個雙頭堯拙龍向著他們的方向走過來。

「呁──」頭堯拙龍走到雛咲深紅和天倉營的旁邊叫道。

「呁什麼呁?」深紅惡巴巴的說,似乎她對眼前的那個生物沒什麼好感。

「先生,請問有什麼事?」天倉營說的話好像很有禮貌,但他的眼神流露著不悅。

「沒什麼,我只是好奇為什麼會有不是封印使者的人類在這裡,而且還趕也不走。」他看他們的眼神就像看到天底下最令人討厭的東西。

這句話在別人的眼裡就只是有挑釁的意思;但是在冰歲和果林的眼裡,就像一絲絲細微的證據。

「果林,聽到他說什麼嗎?」冰歲小聲地問果林。

「嗯∼∼到那聊。」果林指了指那邊的一棵樹,「就算他們有什麼事,我們也可以馬上下來幫他們。」

冰歲沒有回答,但是小心翼翼地向那棵樹的方向走,不想驚動其他人。

﹝這即是表示他同意啦!﹞果林在心裡甜甜地想,不禁笑出聲來,她的笑聲明顯地引起了一個人的注意,那個人就是──


*-*-*-*-*-*-*-*-*-*-*-*-*-*-*-*-*-*-*


各位來編編那個人是誰...
(其實我都沒想到的.誰的出現都會令故事的發展方向有所改變...)

[ 本帖最後由 aouy 於 2-8-2007 11:15 AM 編輯 ]
第28棒

“你們兩個走來這裡幹嗎?” 發現他們走開的陸舒,也緊隨跟上。

“沒什麽。。。討論一些事情。” 冰嵗簡單地解釋。

“有事就說出來啊,幹嗎神神秘祕的?” 陸舒歪歪頭說。

“呃。。。” 冰嵗有點臉紅,接不上話。

“因爲是我們假設,在搞清楚事情的全部之前,我們不想冤枉任何人。” 聰明的果林馬上幫忙接話。

“哦~~”

~~哄~~ 突然。。。地面突然震動了。

“怎麽回事??” 眾人異口同聲地說。

“哈哈~~ 你們現在太弱了,和你們做對手實在弄髒我的手。不過你們對我們魔族還是有一定的威脅,所以。。。我決定一次搞定你們。”雙頭堯拙龍大笑道。“地旋破”

本來震搖的地面突然出現深深地裂痕。嗙的一身,大地瞬間破爛,地面迅速下沉。

“啊~~~”

“小心。。。” 守護獸們立刻保護着他們的partnet,但是諾絲和陸舒的距離太遠了,根本沒辦法走去她身邊。

一陣轟動之後,七個人雖然沒有生命危險,卻各分東西。

玲,希,深紅和諾絲掉落了精靈仙境。

邪鬼,CL,龍健,浩,和螢掉落狂妄島。

而站在一旁的冰嵗,果林,和陸舒掉到神秘島。


神秘島。。。。
“哎呀。。。頭好痛。” 剛醒過來的冰嵗摸摸頭說。“果林,你還好吧?”

“當然。。。別以爲我體形小,我可是守護獸,那些撞擊我還行。” 果林露出甜甜的笑容。

“唔。。。”

“什麽聲音?”冰嵗左看看,右看看說。

“冰嵗,你看。那。。不是陸舒嗎?” 果林指向不遠處,躺在地上的陸舒。

“小舒,你沒事吧?” 冰嵗跑上去,抱起陸舒。只見陸舒好像昏迷過去,全身有深淺不一的傷痕。“果林,幫忙看看。”

“不好了。。。” 果林的樣子突然變的嚴肅。“雖然你們是封印使者,但畢竟是血肉之身,所以剛剛掉落下來的時候,我們才會幫你們檔下衝擊,保護你們。但是諾絲和陸舒。。。”

“距離太遠。。保護不了。” 冰嵗基本已經明白了。

“她。。。受的傷。。。很重。” 果林慢慢地說。

“那怎麽辦?醫院在哪堙H”聽到這,冰嵗的心突然跳得很快。他很怕,真的很怕,他。。。不想失去她。

“沒用的。。這裡的醫院只會醫治尼奧寵物。”果林搖搖頭,難過地說。

“那。。那怎麽辦?”

果林向四周一看,說:“這裡應該是神秘島。啊~~ 這。。。應該可以。。。。”

“有什麽辦法快點說。”因爲着急,冰嵗的語氣也變得沒耐性。

“找神秘島武術學校的大師。。他應該幫的上忙。”雖然果林很不滿意他的語氣,可她知道冰嵗就是這種性格。

“謝謝你,果林,那我們就走吧。” 冰嵗微微一笑,把果林放上頭,抱起重傷的陸舒,向武術學校走去。

[ 本帖最後由 龍怡 於 3-8-2007 07:42 AM 編輯 ]
呵呵~~我接好啦



第29棒
「唔嗯∼∼」陸舒發出像剛睡醒的聲音。
「小ㄚ頭,妳醒來啦。」武術學校的醫師──星河柔柔的說。
「唔?妳是誰?這是哪?」陸舒沒有絲毫的害怕,大膽的問。
「呀!?」星河被嚇了一跳,但是想了想,「妳好,我是神秘島武術學校的醫師──星河,這裡是神秘島武術學校的特殊醫院,妳覺得有哪裡痛嗎?呵呵。」星河偷偷地笑了一聲。
「我不覺得痛呀,我有受傷嗎?還有…妳笑什麼?」陸舒按不住好奇心,一下子問了很多的問題。
「妳當然有受傷啦,沒事妳來醫院幹嘛。」星河停了停再說,「我笑是因為妳和那一個人說的一樣,又大膽又好奇。」
「那個人是誰?」陸舒又問,她真的是好好奇。
「那個人應該在天台,妳自己去找他吧。」星河邊說邊走出去,她真的怕了這一個好奇寶寶,但又為自己的醫術自豪,連病人也不知道自己受傷了。
「唏∼∼等一下──」陸舒對著星河的背影大叫,但是星河沒有回答她,因為她聽不到陸舒的聲音。
無奈的陸舒只好走上天台去,找「那個人」。


天台……

「嗯!?冰歲!?」陸舒的一句說話就打破了天台寧靜的氣氛,明顯地星河說的「那個人」就是冰歲啦。
「妳沒事啦?」冰歲回頭,眼睛在陸舒身上掃了一圈,看她好像沒什麼事,就問道。
「嗯∼∼」陸舒不解的問,「我有什麼事嗎?」
於是冰歲把發生的事完完整整的說了一遍,這可能是他說最多話的一次吧!因為果林去了買東西,所以……只好由他來說啦!
「這些白鴿有什麼用?」其實一打開天台的門就會看見,有一大群的白鴿飛在冰歲的身旁,好像在等待一些東西。

[ 本帖最後由 aouy 於 4-8-2007 09:35 AM 編輯 ]
ok!這次就由我來接囉!

第30棒!
------------------------------------
冰歲從口袋中拿出兩封信,輕輕的交給白鴿
"冰歲!你要做什麼?"陸舒望著一群白鴿,問道
"你聽過"飛鴿傳信"嗎?"冰歲淡淡的說
"飛鴿傳信?難道你要....?"

"我只是要去問問他們有沒有事....現在諾絲也跟你分開了,所以不問是不行的,況且你遇到危險....."
"還有我啊!"突然間,果林從天台門口冒出來,說道

"呃?還有你?"
"嗯!因為只要封印使者與守護獸分開了,那麼其他守護獸就必須要保護他"
"喔!好吧!..."說著冰歲便揮揮手,跟白鴿說道:"到尼奧世界各處尋找我朋友,記得要找人類!像我這種;要傳兩封信"

那群白鴿張開翅膀,帶著兩封信,一起離開了天台

"還有...你買完東西了?"冰歲突然問道
"呃.....買好了"說著果林便抬出了三個大袋子...

此時,在狂妄島...
"唉喔!"龍健緩緩的爬了起來
"這...這裡是哪啊?"只見邪鬼望著前方的建築物,問道
"這裡是...狂妄島?"龍健掃便了整個景象,說道
"啊!是狂妄島沒錯!我愛死這個地方了!"CL興奮的說
"的確...對了!螢呢?"邪鬼突然問道

"螢叔?!你是說蒼蠅兄?(天"蒼蠅"=天倉螢)"CL望著邪鬼,說道
"呃...他應該在那"浩指著前方的大樹前方,說道

只見天倉螢坐躺在大樹旁,正掙扎著要站起來

"不會吧?!蒼蠅兄怎麼了?"CL睜大眼睛,問道
"呃.....不知道...還是過去看一下好了!"說著龍健便動身走到天倉螢旁
"啊!!!好...好痛!"只見螢抱著傷口,痛苦的哀嚎著
-----------------------------------
NEXT ONE!

[ 本帖最後由 junny668 於 5-8-2007 10:02 AM 編輯 ]
讓我們blahblahblahblhabhlahbalhlba
"是嗎?他在那"指著前方的大樹前方,說道

這句。。。有點奇怪。。。應該是mark了那

還有。。。希不在這裡,他和玲和其他人掉到精靈仙境
打錯人名了....
呃......
已經修改好了
希望下次不會再犯  (謎:廢話!)
讓我們blahblahblahblhabhlahbalhlba
如果突然間有靈感...可否只寫幾句的??
因為最近的棒都很長....:ooo:
呃.....至少也要三句以上吧...
三句應該就夠了
讓我們blahblahblahblhabhlahbalhlba
三句...一定可以啦:em28:
第31棒(~短~)

神秘島...

「呃…」陸舒把嘴巴張成「o」形,「這…這…你們買這麼多東西幹嘛?」

「唉∼∼我就說嘛,和她一起…我拿她沒輒的。」果林可愛地「嘟」起嘴巴,小聲的說。

「總不可以把她拋下吧…」冰歲用只有自己和果林聽到的聲音說。果林對陸舒一向沒好感這一點他是知道的,只是──懶理罷了,按他的語言就是「順其自然」……

「什麼什麼?你剛才說什麼?袋子裡裝了什麼ㄚ?」陸舒貶了貶眼問冰歲。

「自己看!」果林用不友善的語氣說。

「我.又.不.是.問.妳!」陸舒用一字一字外帶不友善的口氣說。

「我是他的『代言人』,怎樣?」果林不服的說。

冰歲看了看她們,沒說話,他才不理什麼代言不代言的。然後忙著把袋子裡的東西一件一件的拿出來。

「嘩!好多東西呀!」陸舒看見袋子裡的東西一件一件的被拿出來,就不理果林了。
「麵包、乾糧、水、巧克力,一些醫藥…」陸舒一件件東西的數,說到巧克力時特別大聲。
「但是…這些 斗篷…有什麼用?」陸舒看了看那些衣服問。

「它比妳有用,」果林繼續做冰歲的「代言人」,「它可以……」



+卅+卅+卅+卅+卅+卅+卅+卅+卅+卅+卅+卅+卅+卅+卅+卅+卅+卅+卅+卅+卅
我一直都好想那些 斗篷 快點出場的
不過就短了點:ooo:但...算啦:em28:

[ 本帖最後由 aouy 於 10-8-2007 08:57 AM 編輯 ]
第32棒
“它可以保暖,防止弄髒你們穿的衣服,還很耐用,不容易破爛。” 果林舉起一只手指,很認真地解釋。

“哦。。。” 陸舒沒說什麽,立刻把斗篷穿上。“好適合哦,很酷耶。。。謝謝啦~”

“那快點收拾好東西,我們要出發去光明聖谷,我寫信約定了他們在那堙C” 冰嵗一邊說,一邊把東西放進包包堙C
---------------------------------------
“炎希,你在看什麽?” 剛剛觀察完四周的翼,看見炎希手上拿着什麽。

“喔。。沒什麽,有兩只白鴿飛來了。他們都帶着同一封信,不過看起來是送去不同的地方。” 炎希說着便把信折好。

“如果你看得懂,那應該是人類的文字。” 翼坐在炎希旁邊。“他們被分散了?”

“應該是這樣,看來他們遇上了很聰明的魔族啊。這兩只白鴿,本來一只飛向精靈仙境,一只飛向狂妄島的。”炎希輕輕地把信還回白鴿,然後把它們擡起,放走。“不過沒想到我會在神秘島邊境,兩只白鴿見到我,就以爲我就是收信人。”

“你幹嗎把它們放去相反方向?那麽他們起碼要用3倍的時間飛去。” 翼看着白鴿飛去的方向,擔心地問。

“沒關係,反正他們來到這裡,危險是必要的。他們現在真正需要不是找到魔族,而是鍛煉。增強自己的力量,才有機會戰勝。” 炎希不以爲然地說。

“但你真的不怕他們會死在魔族手上?”

“別小看被選中的封印使者,他們可是擁有普通人和尼奧寵物沒有的力量。” 炎希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

“難道是。。。尼奧世界。。。神的力量?”

“魔族好像打算先對付落在神秘島的他們哦~” 炎希望向天空,看着從一方飛來的兩只尼奧寵物。

[ 本帖最後由 龍怡 於 17-8-2007 10:23 PM 編輯 ]
等了好久...終於有啦(樂極而泣ing)
其實我還想寫。。。連打仗那部分也寫了

不過好像太太太長了
我:不怕長;就怕短
如果不介意,我可以寫下一棒嗎?

或者下一棒寫其他人,然後讓我寫關於冰嵗的事嗎?
幹嘛指名要寫他,有目的??:em09:



如果妳想寫就寫吧,沒關係的
上面的是說笑的

[ 本帖最後由 aouy 於 19-8-2007 12:06 PM 編輯 ]

報到!!


33
        “神秘島怎麽這麽熱啊?陸舒擦擦頭上的汗。他們和學校大師道別后,便踏上了漫長的旅程。

        “這裡已經不算熱了,有機會你去暴虐大地感受一下。果林有點看不起地說。

        “不用了,聼聼名字就知道熱死人。神經大條的陸舒一點也聼不出果林話堛漯[視。

        “好了好了。。。你們別吵了。冰嵗還沒說完,幾支黑針突然在天空飛下來。

        “小心。坐在冰嵗頭上的果林大叫着。幸好冰嵗反應快,有運動底子。他連忙抱着陸舒,跳滾到一邊,躲開了全部攻擊。

        “哎呀~怎麽會打不中?一把噁心的聲音從天空傳來。
      
      他們擡頭一看,原來是兩只變種高飛蝠,他們兩只身高和樣子基本上是一樣。


        “都是你的錯,要是我來,一定會打中的。另一只高飛蝠冷笑,原來他們不僅樣子和身高一樣,就連聲音也差不多。

        “他們長得真像。陸舒自言自語地說。

        “那當然。。。其中一只高飛蝠有點興奮地說。雖然陸舒說的聲音不大,但他們還是聽見了。因爲我們是兩兄弟。

        “不僅是兩兄弟,而且是雙胞胎。我叫大偉,他叫柏飛。另一只接口。

        “~大衛高柏飛?就是説你們會變魔術囉?陸舒激動地說。

      冰嵗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真是的,本來還想問她有沒有事,不過現在看起來,應該不用問了。


        “魔術。。。我們不會耶。柏飛摸摸頭,有點不好意思地說。

        “笨弟弟。大衛一手用力地拍柏飛的頭。我們不是來表演的,大人下命令要他們的命。

        “哦。。對啊。。說着,兩只高飛蝠一起向他們飛去。那就乖乖拿命來吧。

        “你們兩個退後,他們由我搞定。果林站前一步,作出戰斗準備。

        “你要小心一點啊。雖然冰嵗很不放心,畢竟果林不僅出戰的機會很少,體積也很小。但是,沒辦法,他根本沒有能力去對付那兩只高飛蝠。

        “飛林果彈。果林雙手一合,幾百個果彈從天而降,不斷地打在高飛蝠身上。

        “~飛魔立刀。大衛雙翼一拍,一個個光刀便向果林斬去。每個飛刀已經砍去幾十個果彈。

        “我還有。。果林繼續出招。一開始,他們還不分上下。過了一會兒,果林的攻勢卻明顯下降了。雖然果林的攻擊力不弱,但畢竟一對二,他明顯是吃虧一點。

        冰嵗憤怒地一拳打在地上,突然很討厭自己的無能。眼看着果林不斷被攻擊,自己卻什麽也做不了,這種感覺討厭死了。想到這裡,他便忍不住,拿起旁邊一根木棒沖了上去,毫不留情地一棍打在柏飛的身上。

        “啊。。。被打的柏飛痛得坐在地上。臭小子,我繞不得你。

        “柏飛,我們行動吧。大衛飛到柏飛身邊說。

        “好。柏飛說着,一瞬間便來到陸舒的面前。

        “不准傷害她。果林馬上就想沖過去,但被大衛阻止了。別逃,你的對手是我。

        “這麽漂亮的姑娘,我也不忍心下手,不過我們不准違命,所以就別怪我們了。柏飛說着,一個手刀便劈下陸舒。

      就在這是,冰嵗及時用木棍擋下手刀,雖然擋下了,但木棍一瞬間粉碎了。


         “陸舒快走,他由我來對付。冰嵗說着便揮起拳腳攻擊。

          “哼。。。竟敢打我,我要你付出代價。柏飛憤怒地說。拳頭和刀光毫不猶豫地攻擊冰嵗。不過一會兒,冰嵗已經滿身是傷,斗篷被刀光斬得破爛不含。

      但不管怎樣,冰嵗總是站在陸舒面前,不讓她受到一點點的傷害。

        “冰嵗,讓我參加戰鬥吧。陸舒帶着乞求的語氣說。

        “不行,你的傷還沒好,而且我怎能讓一個女孩子去打架呢。冰嵗擦擦嘴角的血,堅定地說。

        “可是。。看着冰嵗沖上去,很快又被打倒在地,她實在不忍心。

        “沒關係的。躺在地上的冰嵗笑笑說。如果我連一個女孩也保護不了,怎麽去保護尼奧世界呢?

      他慢慢地站起身。既然我是被選中的封印使者,我就一定能對付魔族,我一定不會輸給你們,也不會隨便死在這裡。就在冰嵗站好的一刻,冰藍色的光突然在他四周閃爍着。

        “這是?冰嵗看着光,再看看自己的手,傷,居然慢慢地恢復起來。不僅傷好了,體力也迅速恢復。

      當全身恢復后,光也慢慢縮小,最後集中一小柱,漂浮在他面前。冰嵗想也沒想,很自然地伸出手,把光柱輕輕一抓。一瞬間,耀眼的光迅速擴大。等光散去后,他們的眼光都落在冰嵗的身上。


      冰嵗還是以前冰嵗,不同是,他手上拿着一把類似劍的物體。

        “現在,我就要用冰神之劍來。。。消滅你們的魔氣。冰嵗慢慢擡起頭,說。果林,我們上。

      還沒等高飛蝠兄弟反應過來,冰嵗已經拿着劍跳到他們面前。因爲冰嵗體内尼奧世界—神之力量的蘇醒,令他的跳躍和攻擊力也增強幾倍。

        “冰神之力量啊,洗去他們身上的魔邪之氣吧。冰嵗拿劍向他們一揮,果林也馬上向他們攻擊。高飛蝠兄弟一下子結成冰塊,然後粉碎,最後消失在他們面前。

     躲在一邊的陸舒看得目定口呆。冰嵗他。。他居然毫不猶豫地殺了尼奧寵物,雖然他們是魔族,但是。。。

        “陸舒,你放心吧。看出陸舒心思的冰嵗手一轉,冰劍瞬間消失在他手堙C他們並不是死了,而是釋放了,靈魂的釋放。

        “真。。真的?陸舒疑惑了。

        “嗯。。相信我吧。冰嵗笑着伸出手,把她拉起。你沒事吧?

        “這句應該我問你吧。陸舒有點不滿意地說。

        “呵呵~ 我很好,我們繼續走吧。冰嵗說着便拿起東西,和陸舒並肩離開。

     而他們沒發現的是,附近一直有人偷看着他們。


        “那。。。就是尼奧世界—神的力量?站在不遠處看戯的翼,有點吃驚地說。

        “沒錯。。。他們五人都是尼奧世界—神所挑選出來的封印使者,當然會擁有特別力量。對比起翼,炎希卻一臉平靜。我們走吧,這裡已經沒什麽好看了。

[ 本帖最後由 龍怡 於 21-8-2007 11:00 PM 編輯 ]
第34棒

附近傳來了一些「沙沙」的流水聲,凌亂而急速的腳步聲,還有一些微弱的呼吸聲。

「諾絲。」忽然,一把高貴而有權威的聲音響起了,同時也令腳步聲停了下來。

「嗯?女皇陛下!」諾絲一看見是精靈女皇,馬上就跑到她的旁邊去,問道,「怎麼樣啦?深紅的傷好了沒有?」

「她的傷已經全部都康復了。」精靈女皇看了看前方,泡在彩虹噴泉裡的深紅,「但是由於彩虹噴泉的法力還沒有完全恢復的原故,所有泡過在彩虹噴泉的人都會發一場夢,一場關於自己心底裡最渴望的東西的夢。」

「知道她什麼時候會醒來嗎?」

「這就要看她看自己了。」

「那,小…小舒呢?知道她在哪裡嗎?」諾絲依然為當天沒法保護陸舒而感到內疚。

「雖然還不知道她在哪,不過有目擊者說當時陸舒剛走到冰歲和果林的旁邊,就發出了三道光線,光線消失後就什麼人都看不見了。」

「就是說小舒和果林、冰歲一起,那都好些。」
諾絲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叫道:「糟啦!」

「有什麼事嗎?」精靈女皇關切的問。

「小舒和果林、冰歲一起,我和玲、希、深紅在一起,就是說邪鬼、CL、龍健、浩和螢在一起了。」諾絲緊張地說。

「那有什麼問題?」精靈女皇不解的問。

「呃…也沒什麼呀,是我太多心啦…」其實在很久以前諾絲就覺得邪鬼對龍健好像有一種尼奧世界不存在的情感,就好像是妒嫉。


---------------------------------------

各位安啦∼安啦∼我不是想寫他是BL,放一萬個心吧...:em28:

[ 本帖最後由 aouy 於 25-8-2007 11:28 AM 編輯 ]
哇~ 原來你不僅會寫三角,還會BL
都說不是啦...T^T 都不聽我說的 T^T
我改一下好啦...免誤會
尼奧世界應該也有妒嫉吧
不是魔族才有的嗎??尼奧世界應該是一個所有人都快快樂樂一起生活的地方。
那好~   

那繼續吧~~
繼續:boring: ...
都沒有人接...:boring:
668不見了(狂淚ing):'(
她好久都沒來啦...
我在啊~~~~~~~~~~~~~~~
只是想不出來而已
讓我們blahblahblahblhabhlahbalhlba

回復 #184 junny668 的帖子

想一下深紅的那一個夢吧,那是特別設計給妳寫的,如果妳想不到我就跳過的啦...(因為我不熟悉她呀:ooo:)

回復 #184 junny668 的帖子

不用怕。。。深紅一定留給你的∼∼ 放心寫吧

至於我呢。。正在謀着兩個角色
哦~~~原來如此~~~~~~~~~~
那我今天應該會寫出下一棒
讓我們blahblahblahblhabhlahbalhlba
那好∼ 期待着你的一棒 :www:
:IO: 第35棒來也!
>>>第35棒<<<
=======================
「深紅.......」玲望著泡在彩虹噴泉裡的深紅,擔憂的說。
「放心,她沒事的。那場夢.....我感覺的出來。」精靈女王說。「唉!可憐哪....沒有親人的孩子....」精靈女王嘆息著。這句話讓玲愣住了。

***********************
「咦?」深紅發現自己躺在地上,連忙起了身。「這裡是哪啊?」
在深紅的正前方,是一望無際的大海;海上飄著許多水燈,正發出詭異的光芒。
「等等!那是.....?」在大海不遠之處,站著一個年輕男子。他用一種溫柔的眼神看著深紅,那個眼神,好熟悉好熟悉.....
「難道會是....」此時深紅的眼框裡充滿了淚水,她大喊著:「哥哥!」
深紅激動的衝向真冬,即使是冰冷的海水,她也不在乎。接著緊緊的抱住真冬,激動的流下眼淚。

「哥哥....你回來了....」深紅哽咽的說。
「嗯......」真冬說道。
「哥哥,你現在....過的很好吧?」深紅抬起頭來,露出了難得一見的笑容,問道。
「其實....我在兩年前.....」說到這,真冬停住了。
「兩年前?」深紅愣了許久,她擔憂的望著真冬。

「就已經.....................死了。我現在只是以靈的身分出現在你面前而已...」說到這裡,真冬嘆了一口氣。

「怎麼....怎麼會?!」深紅緊緊的抱著真冬,在真冬的懷裡哭了起來....
************************
「嗚啊啊啊啊!!!!!!!!!」深紅醒了過來,開始忍不住哭了起來。
「深紅!」精靈女王、玲和諾絲大喊了起來。
「深紅,怎麼了?」玲擔憂的問。
「玲姐!我哥哥已經....死了!」深紅哭著說。
「死了.....?」完全不知道這件事的玲,驚訝的問道。

「深紅,我就在你身邊。」旁邊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哥哥......?」深紅緩緩的轉頭,沒想到竟然是真冬。「哥哥!」
玲更是驚訝了起來。

「什麼?!」諾絲望著深紅後面的身影。「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諾絲忍不住大叫起來。
「知道什麼?」希好奇的問道。「我想這件事精靈女王也知道,你去問精靈女王吧!」
「啊!原來如此!」精靈女王望著兄妹重逢的畫面,高興的說。
「啊?」驚訝中的玲忍不住問道。
「我說吧!只要你的思念夠強烈的話,彩虹噴泉未釋出的強大力量就發揮了出來。也就是說,你所思念的親人或戀人就會復活了不是嗎?」精靈女王笑著說。
「什麼?我怎麼沒聽過啊?玲,你還好吧?」希問道。

玲的眼神中,透露了一種哀傷的表情。「這麼說....優雨不會再回來了.....」
=======================
寫的還好吧?我覺得很普通
讓我們blahblahblahblhabhlahbalhlba
短啊

對了。。好奇問問。。。她哥來了,應該怎樣寫下去??
又多了一個人啦...
咳咳.......我最近會來接~
至於我的那些故事連載,就等我有空再寫
讓我們blahblahblahblhabhlahbalhlba
快開學了。。。真怕這裡會冷清啊:ooo: :ooo:
星期六可以上來呀...
其實平時也可以上來啦。。。不過就是沒有了聊天的時間

好可惜,相處的時候很少哦
無法啦,誰叫地球要有時差呀...
看時間看時間

一定有機會的
嗯~~有是有...但是很少啦...:boring:
呃......可以開始了嗎?
我蠻期待的說
讓我們blahblahblahblhabhlahbalhlba
問一下,沒有人寫龍健他們嗎??被人遺忘了...
    
[聯絡賣家]
門外漢會覺得某些成功的人實在很好運,但所謂好運的真相卻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門外漢只看到東風,卻沒看到借東風所有的幕後準備,努力,與犧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