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購交易中心
 
[聯絡賣家]

MADAO觀察日記

MADAO觀察日記

7月1日
明天就是期待已久的暑假,明天該玩什麼呢?睡覺之前想著想著興奮不已,錯過了廣播體操。去公園已經沒人在了,但是······
「酒···酒···拜···拜託了···酒···給我點酒吧···」
在那裡,我和MADAO相遇了。

7月21日
從今天開始記錄MADAO觀察日記。
MADAO是公園的主人,長著鬍子戴著太陽鏡的生物,基本上整天不出去工作呆在公園裡。昨天從家裡把酒帶來以後,終於拉近了關係肯和我說話了。
「小鬼,酒呢?」
因為他說沒有酒就活不下去,我給了MADAO很多酒。
還不行麼,什麼時候MADAO才會開花呢?

7月22日
MADAO還是沒發芽。
不管給他多少酒,他還是既不工作又不動。
「你為什麼什麼都不干?」的時候,
「枯萎過一次的花,是不可能再次綻放的。」
一邊說著一邊浮現出彷彿很悲傷的眼神。

7月23日
MADAO還是沒有發芽。
不管給他多少酒,都會從他的眼睛裡流出來。
當我問他「為什麼好心給你的酒都流出來了呢?」
「對不起,再也不會流出來了,對不起啊。」
一邊說著,一邊繼續從眼睛裡流出來,一直到了太陽下山。

7月24日
MADAO還是沒有發芽。
MADAO好像受傷了,所以我問他「你怎麼了?」。
他說「我打算用脖子盪鞦韆但是失敗了。」
我不可思議的問「為什麼公園裡已經有鞦韆了還要再做一個呢?」
MADAO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會開花呢?

7月25日
MADAO還是沒有發芽,當我去做廣播體操的時候,看見MADAO睡在鐵軌上,我問他「你在幹什麼?」。
他說「睡不著,不知道為什麼就滾到那裡去了。」
到底什麼時候MADAO才能開花呢?

8月1日
我多了一個家人。
雖然幫他在門外面準備了床,但MADAO還是一如既往的沒有發芽,就只是凝望著天空,從那乾涸的雙眸中什麼都感覺不到,就好像神明也無法理解下凡的墮天使路西法一樣,我終於厭煩了。
人若不是隨著環境變化就無法生存,停下腳步拒絕變化的那個男人,早已如同屍體一般。

8月3日
我把從母親那偷來的威士忌隨手丟給了他。
MADAO,我已經幫你改變了環境了,接下來就看你自己的了,但為什麼你還是那樣停滯不前,你到底在不滿些什麼?就算這麼問了,MADAO卻還是苦著一張臉,喝著威士忌。
到底什麼時候MADAO才會開花呢?
天彷彿是在嘲笑仰望天空的我一樣,上空盤旋著一隻禿鷹。

8月10日
從開始培育MADAO到現在已經有十天了,還是老樣子沒有發芽。
我還是老樣子,把從母親那偷來的威士忌酒隨手丟給了他。最近母親似乎很在意MADAO,看來他已經感覺到了我養的不是狗而是MADAO。孤身一人將我撫養大的母親,母親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不信任男人的呢?
【三年前的8月10日
我還記得那是一個熱到彷彿連人都能融化的日子。母親的丈夫,就是我的父親,也是一個MADAO。父親是一個巧手的木工,但是卻在工地遇到事故而喪失了手臂的功能,於是他開始不工作從早到晚地喝酒賭博。母親為了支付父親玩樂的花費辛辛苦苦地工作,但是因為工資太低,總是被父親打罵。我討厭看見那樣的父親,所以一直都等到太陽下山才回家,等待勞累了一天地母親一起回家,這是我的日常。即使變成了那樣的廢柴,我們卻還沒有拋棄他,那是因為我們以前遙遠的記憶,那個和藹的父親,那個溫柔的丈夫會回到我們身邊。
但是,那一天······
我們微薄的希望,伴隨著蟬鳴,消失在了夏空中。 】
雨打在我臉頰上流了下去,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對著眼前的MADAO沒完沒了的說起另一個MADAO的事情。
「為什麼要收留我,你已經不想再看到MADAO了吧。你也是,你媽媽也是。這樣不是更讓你媽媽難過嗎?」
「說不定我是在後悔。要是我能在爸爸落到低谷時期的時候能夠給予他支持的話,說不定,媽媽也不會弄到像現在這樣。」
之後我再也說不出話了,我也許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把MADAO的身影同爸爸重疊了,不惜讓媽媽這麼痛苦,我到底是想做什麼呢?難道我是想把那時遺忘的東西,再一次拾起來麼嗎?
那一天MADAO沒有打開那瓶威士忌

8月11日
我被打在窗戶上嘈雜的雨聲吵醒。好像這裡遭到颱風的襲擊了,我馬上跑到門外,可是在那裡,沒有MADAO的身影。
「你應該已經不想再看到MADAO了吧,你也是,你媽媽也是······」
「你在幹什麼,這麼大的雨你想去哪裡!」
「放開我!MADAO本來就每天酗酒弱得不得了了,要是這種雨天還在外面的話他會死掉的!」
對他,我已經不想再重蹈覆轍了,我想改變。

8月12日
結果到最後還是沒能找到MADAO,總覺得頭好痛,痛到不能像之前那樣好好寫字,我好像感冒了。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沒有喝酒,眼睛卻流出了酒,就像MADAO那樣。 MADAO是不是也在什麼地方流著酒啊。我一直這樣想著酒流不止。然後
(發現不知什麼時候起MADAO就坐在我的床邊)
「MA···MADAO···」
「真是的,這一次要好好看著別再讓他跑了,還有就是,(一陣咳嗽)要養MADAO的話就在家裡養,養在外面太丟臉了。(一陣咳嗽)別老是給他喝酒,也要餵他些正常的東西。」(轉身出門)
「媽媽允許我養MADAO了?不,說不定媽媽的想法和我是一樣的······MADAO,你又喝酒了?」
流淚的MADAO「不,不會再喝了······」

8月20日
那之後MADAO就變了,不再喝酒,整個人都變得乾淨整潔,媽媽不在的時候把所有的家務都做完了,而且在閒暇的時候還看招聘雜誌。媽媽一開始喊他做MADAO,但是最近也喊他做長谷川先生了。明明MADAO就是MADAO啊,我搞不太明白。

8月25日
MADAO去跑腿買東西的時候,媽媽突然說「大五郎,你想要一個爸爸嗎?」
這樣問我,因為不知道是什麼意思我就反問了,結果她臉紅了「不,沒什麼。」
因為搞不清楚所以晚上就問了一下MADAO。
「誰知道呢······」
大人還真是難懂啊。

8月26日
終於到了MADAO發芽的日子。
「一直以來謝謝你們了。多虧了你們我才能從低谷中再次爬起來,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謝謝你們了。」
「真是的,你太心急了。接下來你要去面試吧,領帶都沒打好呢。」
(上手幫打領帶)
「不好意思。」
「面試時只有一個人才能通過的難關吧,請加油,我們等你的好消息。」
「嗯。」
「好!」
奔赴決戰的MADAO和目送他遠去的媽媽,簡直就像是爸爸和媽媽一樣。 MADAO是爸爸,光是想想就覺得挺奇怪的,放棄不想了。
(面試會場)
「你好像很緊張?」
「啊,恩,畢竟關係到從MADAO變回正常人的問題。」
「啊,原來是這樣,和我一樣呢。」
「啊?你以前也是MADAO嗎?看不出來啊。」
「不,是因為受了傷失去了工作開始墮落起來,也被妻子和兒子拋棄了。真是慚愧,直到全部失去後才意識到了重要的東西。曾經想跟妻子表達自己會重新做人,被說了讓我考慮一下。不過,算了。要是這次面試成功的話,打算再做一次工作。雖然位置只有一個,讓我們彼此無悔的努力下去吧!」
「······那個,可以問一下嗎?」
「嗯?」
「你兒子的名字叫什麼?」

8月27日
在那之後MADAO再也沒回來了。
「一定是面試被刷下來了,所以沒臉見我們。真是笨蛋啊,這個MADAO,這種事情不用那麼在意也可以的······」
媽媽一句話也沒有說。因為我的錯,又讓媽媽受傷了吧。

8月29日
跟MADAO吃了飯,是另一個MADAO。這個MADAO彷彿變了個人,不斷向我和媽媽道歉之後,樣子很高興似的報告了被錄取的事。說有人在面試會場喝醉了酒然後大鬧的事。媽媽也看起來很高興似的。
(公園門口,媽媽正要打車。)
「呦,那邊的兩位。」(MADAO躺公園的長椅上,搖晃著手中的酒瓶)「能給我點酒嗎?」
「大五郎,走了。」
(我沒有理睬母親,徑直走向MADAO)
「為什麼,不是說過不再喝酒了嘛!為什麼!不是說好了面試要加油的嘛!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沒酒的話就給我滾,小鬼,我可不想和你牽扯上什麼關係。」
「騙子······」
「大五郎,夠了,我們走吧。別再和那個人扯上關係。」
「騙子!MADAO,其實我知道!無論你怎麼撒謊,無論你怎麼裝醉,無論被大家說MADAO不好!我······MADAO並不是MADAO!是幫我取回遺忘的東西,比任何人都更出色,都更溫柔的男人!我是不會忘記的,絕對不會忘記的,絕對······」(被母親拉上車帶走)
(公園的清掃工走來)「什麼啊這麼吵。哎呀,是長谷川先生啊,你回來了嗎。哦,(看見酒瓶)給我喝點。(吐)什麼啊,這不是水嗎! 」
「酒和工作我都不要了,我已經得到很多東西了。」
對,我知道,MADAO早就開花了。

終。
    
[聯絡賣家]
當眼淚流盡的時候,留下的應該是堅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