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購交易中心
 
[聯絡賣家]

星際戰紀(連載)

星際戰紀(連載)

本帖最後由 _alvin0_75 於 22-7-2011 08:35 PM 編輯

今天忙堜滫聽握F這篇楔子,這星際戰紀並不是之前說的那篇文章,
只是突發奇想想到出來的。之後可能會
更多的系列,希望各位支持°

楔子

在克魯星區的外圍帶上,兩支軍隊正激烈地戰鬥着,這兩支軍隊分別是帝國的262星際兵團和叛軍的主力部隊。
  




在262星際兵團的指揮艦流星號上,262星際兵團的指揮官霍特將軍正聽着他的年輕的副手雷克斯的報告,「敵軍有大部分戰機已被擊毀,我們的戰機也擊毀了其中一艘戰艦的超空間引擎,敵軍的其中一艘護衛艦也被我方擊毀。」雷克斯關掉手上的全息影像裝置,「這場戰役我們蠃定了。」他做出總結。
  




「沒錯。」霍特同意地點點頭,「但也不能掉以輕心,絕對不能讓叛軍逃跑!」霍特同時提醒自己年輕的副手雷克斯,他總是很容易就掉以輕心,「開啟牽引器,再出動五架AT-26戰機,首要任務是要敵軍戰艦的引擎,不讓他們逃跑。」霍特思考了一會先後下令。
  




「我馬上發佈通知。另外,那維爾將軍的任務是?」雷克斯提高尾音,使這句句字變成一個問句。
  




霍特嘆了一口氣,「好吧,跟他說他可以駕駛他的X型戰機,但要他小心一點,我們不可以再失去任何一個異能行者了。」



是的,長官。」雷克斯說完便跑去發佈指令了


  而霍特則沒有雷克斯那麼興奮,他還是有些擔心自己讓維爾上戰場是不是一個正確的決定,畢竟帝異能行者現在只剩下五十名了。雖然這場戰役可能是和叛軍的最後一場戰役,但在戰爭結柬後,帝會十分需要異能行者的能力,而訓練一位異能行者要花上五年的時間。他可不想失再去一名異能行者。



  但維爾則在戰事開始後,不斷要求霍特讓他上戰場,讓霍特很難做出決定。因為異能行者的地位和權力和他是同等的,而某些情況下,異能行者的地位比他還高,。


  但事實證明他的決定並沒有錯。在維爾駕駛着他的X型戰機上戰場後,叛軍的戰機被擊毀的速度明顯快了很多,異能行者的能力不只是他們的異能,他們在各方面都比其他人高。轉眼間,維爾又擊毀了一架戰機,流星號上的人因為這景象而不禁歡呼。


  「第二十三架戰機了,」雷克斯興奮地報出維爾擊毀的戰機數,聲音叉了起來,「這應該是叛軍最後一架戰機了。」



「可能吧,但我們仍不能放鬆。」霍特責備雷克斯,雷克斯總是太早便放鬆下來,「把除了維持基本設備的能源以外的所有能源輸在牽引器和引擎上,叫關有單位準備登上敵軍戰艦。」霍特思考了一陣子後說。


  最後,叛軍的指揮艦革命者號被262星際兵團的艦隊用牽引器”吸”了過來。剛開始登艦的時候,叛軍還有些徽的反抗,但很快便平息了。這場戰役如雷克斯所說的勝利了,這也代表叛軍己撤底失敗了。


  叛軍所佔領的星球已被帝國奪回控制權,而叛軍在星際中的主力部隊已被打敗。

帝國如此快速的勝利如同叛軍剛開始時的勝利一樣快速,叛軍在短短一個月的時間己佔領了二十五個星球,相當於帝國一半的星球。



  但在帝國重整好軍隊後,戰況急轉直下。在霍特的指揮下,帝國的軍隊僅花了三個月的時間,就收復了大部分的星球。最後把叛軍逼到對帝國的軍隊有利的星際上,打敗了叛軍。這埸叛亂僅僅維持了約半年的時間。




而這
埸叛亂的發起者戴斯巴爾特據他的副手說,他在打算用一艘小型飛船逃走時,被一架戰機撃中,死了。而這件事也被一位戰機的駕駛者證實了。



  但其實戴斯早在戰爭開始時,已經知道他會輸的,所以他一早已經帶着一批士兵乘上一艘隱形飛船逃走了。準備捲土重來。
第一章 選拔日(一)  

  我叫卡特•傑克森,今年十五歲,我是一名孤兒。
  以下的事都是我的親身經歷,身為地球人的你們,大可把我的冒險經歷當作一本冒險小說來讀。
  你們的星系和我們的克魯星區相距遙遠,我相信異能行者的故事不會傳到這麼遠。
  當然,你們今天能看到這個故事是因為一些飛船引擎故障、超空間引擎壞掉亂七八糟的原因造成的。這個故事我就不多說了。
  這一切要從選拔日那天說起。
  選拔日是洛德星的領主布拉德伯爵所設的,目的是讓孤兒像一般的人一樣在十五歲時加入各個學院,接受各種訓練。
  只要在學院接受五年的訓練,並在最後一年中通過考試,畢業後,便可以直接在該行業工作。
  學院中的學生大多數都是貴族或富商的子女,只有小部分是孤兒。  
  而選拔日是為我們這些孤兒而設的,每年的選拔日,孤兒院會把所有十五歲的孤兒送到選拔所,進行各種測試。
  選拔所會根據測試的結果和我們的志願選出我們適合的學院。接着讓我們選擇一所學院,進行五年的訓練。
  在這種情況來看,孤兒比其他平民子女好。因為平民子女想就讀於學院要付上昂貴的學費。
  在乘坐飛船到選拔所的途中,我一聲不吭,為接下來的選拔感到十分擔憂。
  但有人則採取完全不同的方法來紓解壓力。
  麥特•卡特爾在旅程中不斷把吃剩的早餐砸在其他人。這個肌肉發達的傢伙總是喜歡欺負其他人。
  在平日時,我一定起來斥責他的行為,但今天是選拔日,我不想被這傢伙影響,我不知道他為何在今天還可以嘻皮笑臉。
  今天可說是所有孤兒中最重要的一天,雖然以他的強壯的身體,一定可以加入他中意的學院──軍事訓練學院。
  不過也沒必要在這騒擾其他人吧。
  接下來我終於忍不住了,因為他這次砸到坐在我旁邊的梁曉嵐。
  梁曉嵐是一名由東方來的孤兒,他的父親在五年前和叛軍戰鬥中陣亡。而他的母親也在不久後死了。
  由於父親的影響,梁曉嵐打算加入軍事訓練學院,跟隨父親的腳步,成為一名軍人。
  不過他比較廋弱,這點不太符合軍事訓練學院的要求,但他的槍法十分好,他能不能順利加入軍事訓練學院,這真的需要運氣。
  而麥特這傢伙還在他十分擔憂的時候騒擾他!
  我猛地站起來,但梁曉嵐馬上阻止我。
  「算了。我沒事。」
  看來麥特並不知道他砸中了梁曉嵐,現在他正在背對我,騷擾其他人。算了,我坐下並轉身對梁曉嵐說,「如果你把臉上的麵條抹掉的話會更有說服力。」
  接下來的旅程十分平靜,連麥特不再搞事,可能也開始緊張起,不過也可能是他吃剩的早餐己砸完了,想不到新的方法騒擾其他人。
  過了大約三十分鐘,飛船開始慢慢降落,我往窗外看,飛船開始降落在選拔所中倘大的廣場。
  廣場上站着約三十名士兵,後面有一間大型的建築,看上來像一間貨倉,我想堶惘釵U種各類的測試器材。可能會有一些射擊場測試我們這些想加入軍事訓練學院。
  過了大約五分鐘,飛船降落了,我們開始慢慢下去,接受選拔。
第一章 選拔日(二)    
  我們全部都下去後,我們開始排好隊伍──孤兒院的導師教我們的──等待選拔所的工作人員下達指令。

  一名士兵大吼道,「參加軍事訓練學院選拔的人出列。」

  我和其他約二十名報名出列,由身高排好隊伍兩排隊伍,「跟着我走。」那名士兵拋下這句後,就邁開腳步走了。

  我們一行人就跟着那名士兵走進一間建築,進去後,堶悸瑰藿狻M我想的一樣──擺滿了各種測試體能的器材。

  接下來,我們在選拔所中進行各種測試,有體能、射撃、反應等的測試。我想我的表現還不錯,應該能入選。

  不過我有點替梁曉嵐擔心,雖然他的射撃中得到滿分,但他的體能測試不太好,看着替他測試的士兵不斷搖頭,一臉的可惜,我開始祈求梁曉嵐能成功入選。

  測試進行了約兩小時,最後我們全聚在一起,等待結果。

  一名士兵手上拿着一張紙,走到講台上,清了清喉嚨,「我現在公佈入選名單。入選的人有:麥特·卡特爾──」

  我看見麥特·卡特爾滿不在乎的樣子,好像早已知道結果一樣,令我突然很想揍他一頓。

  士兵繼續宣佈入選名單,「凱恩·布洛德,布雷恩·強納斯……」在名單中,我聽到了梁曉嵐的名字。太好了,看來他的槍法彌補了他的體能成績。

  好吧,接下來應該到我了,如果連梁曉嵐都能入選,那我一定能入選。

  「所有名單已經宣佈完畢,落選者請到廣場集合,我們會為你們安排另外一場選拔,入選者請留在這堙A待會會有飛船來接你們到軍事訓練學院。」

  甚麼?我落選了?不可能,一定是搞錯了,我不可能落選的。但在我心中,我知道我落選了,軍事訓練學院每年會收二十個孤兒加入訓練學院,剛剛已經有二十個人入選了。

  我感到眼淚在我眼眶打轉,我強逼自己不要哭,我擦了擦眼淚。這時梁曉嵐走到我身旁,一臉的違憾說:「我很抱歉,我不知──」

  「我沒事的,你會是一個好軍人,梁曉嵐。」我打斷他的話,「或許我會當一名機械技師,幫你改造一架最厲害的戰機。」

  我苦澀地想着,我大概只能當一名機械技師了,我有一雙巧手,對機械有很好的天賦,孤兒院有東西壞掉時,都是我修理的,這點大概是違傳到我老爸。

  這時一些士兵大聲催促落選的人到廣場集合,我飛快地對梁曉嵐說了一聲再見,轉身快步準備到廣場報到。

  就在我走了幾步後,一把聲音從不同方向傳來,「請卡特•傑克森到五號選拔所報到。」我順着聲音望向上方,是廣播。

  怎麼突然要我到那五號選拔所報到,我同時懷着沮喪和疑惑的心情走向五號選拔所。



後記

終於把第一章寫了出來,這一章寫得有點趕,有缺點請各位提出來。

第一章簡單介紹了卡特,之接會提到卡特為何想加入軍事訓練學院。
  我看着選拔所上的編號,再一次確定眼前的是五號選拔所。

  我在選拔所的大門中往內看,怎樣看都不像是一所選拔所──昏暗的環境,放得亂七八糟的器材。

  我開始懷疑自己是因為落選而太沮喪,所以產生幻聽或是有個神經病人在亂廣播。

  但由於我不想承認自己產生幻聽,我也肯定這堣ㄦ|有神經病人,所以我硬着頭皮走進這間陰森的選拔所。

  進入五號選拔所後,我大聲問道,「有人嗎?我來到了。」突然我背傳來一聲巨響,我往後一看,大門已經關上。

  這時我看過的所有恐怖片情節全都潮水般湧到我腦中,我感到我的腎上腺素正上升,我用最快的速度衝到門前。

  我嘗試打開門,但發現門已鎖上了。我準備扯開喉嚨大喊救命,但這時選拔所突然燈火大開,原本昏暗的選拔所突然充滿光芒。

  「請不要大叫。我不是壞人,你不必害怕。」一把聲音從後面傳來。這把聲音就是廣播中的聲音。

  我的大喊卡在喉嚨堙A我顫抖地轉過身(我很不想承認,但這是事實),映入眼簾的是一名男子。

  我仔細打量着他,這名男子看起來很年輕,或許比我大幾歲,最多二十出頭。有着一頭亂糟糟的褐色頭髪,五官端正,他長得十分高,大約有一百八十公分。

  這名男子開口說:「請你不要大叫,好嗎?我們來談談。」

  他一說,我又想起剛剛發生的事情,我不禁張開嘴,準確大喊救命。但我看見男子皺了皺眉。我改變主意,或許大喊會為我帶來麻煩。

  男子滿意地點了點頭,我鼓起勇氣問道,「你是誰?你要我來這堸筋し礡H」

  「我是雷克.斯達爾,我找你來是要和你談一些事情的。坐下吧。」他比了比我身後的一台機器。說完,他也坐在那些亂七八糟的器材中。

  我想了一下想現在的情勢,我想我是逃不掉的了,只好照他的話做。

  我慢慢地坐下,一坐下,他就開口說:「我想你知道五十年前帝國發生了一件很嚴重的資源危機吧?」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問題,我呆住了,「啥?」

  「你知道五十年前帝國的資源危機吧?」雷克有點不耐地說道。

  「我知道。」,我在上孤兒院的歷史課學過這段歷史。

  「那你現在告訴我你知道的。」雷克說。他用命令的語氣說道。

  我不知道他在想甚麼,但我也只能回答,我清了清喉嚨,開口道:「在五十年前,那個……艾安……艾安提加行星的人征服了其他星球,成立了帝國,對吧。」我看向雷克,雷克點了點頭,示意我繼續說下去,「但因為帝國急於征服其他星球,導致資源短缺。由於五十個星球的資源耗損得十分快,資源已快用盡,但帝國在洛德星發現大量的能源晶石。帝國用僅剩的能源來開採洛德星的能源晶石。在得到大量能源晶石後,帝國得到足夠的能源開採另外五十個星球的資源。渡過這次危機。但這次危機還是導致了數十億的人民死亡。」

  雷克滿意地點了點頭,「看來你在孤兒院中學到不少東西。但是,帝國能渡過那次危機,並不是你說的那麼簡單。帝國是得到一些人的幫助,才能渡過那次危機。而這是不對外公佈的──這是最高機密。」他故意停了一下,等待這句話帶來的效果。

  但我根本沒空管這個神經病戓是帝國到底是靠甚麼才渡過危機,即使帝國是靠外星人渡過危機,現在也不關我的事。更何況這個人說的話沒甚麼可信性,我正在想一個逃跑計劃。

  看見我沒反應,雷克有些失望。嘴裡咕嚕着甚麼「現在的小孩一點好奇心都沒有,當初我聽到這件事可嚇了一跳。」

  「那時,帝國中有些人擁有一般人沒有的異能。例如能飄浮在空中、力大無窮等。當時大約有五百名這樣的人。我們叫他們做異能行者──」

  「異能行者?你是說異能行者?」我終於對他說的事來了點興趣。異能行者是帝國的一個組織,直接聽命於國王。在動作電影中,很多都是說異能行者的故事。

  「沒錯。在五十年前,就是異能行者運用他們的能力幫助帝國渡過那次危機。

你知道,異能行者的能力並不是全都是功撃系的,這全都是那些電影造成的影響。」雷克說道,從語氣中我知道他對那些電影感到不滿,「在那次危機後,帝國成立了異能行者這個組織。」

  「他們擁有甚麼能力來幫助帝國?」我問道,在電影中,異能行者的能力多半是力大無窮,雙手發射雷射光等的能力。

  「有的可以把物質轉換,像是把白色能源晶石轉換成藍色能源晶石。」

  「甚麼?把紅色能源晶石轉換成藍色能源晶石?」如果我有這個異能就好了,我一定會發大財的。

  在很久以前,我們已不再使用電力這種資源。我們改用能源晶石,能源晶石的模樣和一般的水晶一樣,但裡面蘊藏大量能源。不同顔色的能源晶石蘊藏的能源都不一樣,由少至多的順序為白、銀、綠、紅、藍。只要一顆白色能源晶石,便可以提供二十枝能源步槍連續使用一小時。

  「嗯,當時還有其他的異能行者在洛德星裡工作。」雷克點了點頭道。

  「那這個故事和你要我到這裡有甚麼關係?」我問道。

  「你終於問了問題了。我等了好久了。」雷克露出鬆一口氣的表情,甚麼爛表情,又不是我的錯,「我就是駐守在洛德星的異能行者,雷克.斯達爾,三十八號異能行者。在你剛剛進行選拔時,在這裡的探測器發現到你身上有Loriorgan──就是使你和洛里之力產生反應的微小有機體,而你身上有Loriorgan,也就是表示你擁有身為異能行者的條件,而我身為異能行者,有責任訓練有潛力的人,所以我要收你為徒,把你訓練成一名異能行者。」
第三章  
  不知你有沒有沒這種經驗,在一生中最重要的考試,考了一個不及格的成績,接着莫名其妙地按一個瘋子的要求,來到一個鳥不生蛋的爛地方,而那個瘋子聲稱自己是一個政府組織的人員,還要求自己成為他的學徒,加入瘋子一族。

  我可以告訴你,這不會是一個美好的經歷。

  這樣的爛情節,都可以拍一套票房為0的電影了。

  我看着這套電影的瘋子,我很想大吼「是喔,其實我是外星人呢。」但我克制着自己,問了一個再正常不過的問題。「你是開玩笑吧?」

  「不是,我是認真的。」雷克嚴肅地說。

  「證據。」我懶得跟他耗下去,直接要他拿出證據。

  雷克也沒有多說,他舉起右手,把手張開,對準其中一件機器。這時,我感到一股力量從雷克的手傳出,這股力量像漣漪般在空氣中擴散。接着,難以置信地,那件機器緩緩升起,機器平穩地上升,機器上升到約一公尺高便停止上升。

  我看着眼前的雷克,驚訝得完全說不話來。眼前這個人年輕、眼神中充滿沖動,怎樣看都是電視中出現的年輕人。(沒錯,是電視上。誰叫我是孤兒,很少上街。)

  看見我沒反應,我想雷克以為我不相信他是異能行者,他脖子掏出一個像是護身符的東西,伸出手給我看。

  我低頭注視着護身符,護身符中有一個類似星形的標誌,標誌下方有一串數字,38。

  「這是我們的識別證明,那個是我們的組織的圖案,下方的數字是我的編號。」雷克開口解釋道,接着飛快地收起,「我們現在要到軍事訓練學院拿回你的物品──因為在你測試途中,已經肯定你能入選,所以提早把你的物品和另一個有相同情況的麥特的物品送到軍事訓練學院。」說完,他站起來,並把手對準大門,一股能量再次從他手中傳出,接着,大門便自動打開。

  好吧,我承認他是有異能,但我還不是太肯定他是不是一名異能行者,畢竟他拿的那個護身符,不太能證明他是一名異能行者。搞不好他是某一個邪惡博士派來用催眠術騙過士兵,然後拿我做實驗。

  「你還有沒有其他東西能證明你的身分?」我問道。

  他轉過身來,眼神中充滿讚賞,「不愧是我的徒弟,我就知道你的警戒心很高。」說完,他從他的長袍中拿出一張紙,他把紙攤平,拿到我面前,「這是這次行動的合法證明書,上面有洛德星的領主布拉德伯爵和異能行者議會會長伊瑞卡的蓋章以示這次的行動是合法的。」

  我認真地看着紙上的內容以及下方的蓋章,我反覆地看着布拉德伯爵的蓋章,檢查了好久後,我確定這個蓋章是真的,而那個伊瑞卡的蓋章我只看了幾眼,反正我又不認識他。

  我點了點頭示意我相信了眼前這個人是異能行者,而不是邪惡博士派來的手下。

  他滿意地點了點頭,把紙收回,轉過頭繼續向前走。

  我加快步伐,好跟上他,「雷克,我想問有關異能行──」,我的話說到一半,他突然打斷我並說道,「好了,卡特。我知道你有很多問題想問,但等我們去到飛船時你才問吧。」說完,他用眼神示意我留意四周。

  我用眼睛餘光向四周望去,發現到有很多人不斷在我們周圍走來走去,偷看我們。我知道這個情況後,也閉上嘴巴,不再問問題。

  走了大約十分鐘後,我們來到停機坪,雷克帶我來到一艘中型飛船,比我們來的那艘小很多,但比起只有兩個乘客,這飛船還是很大。

  他走到飛船的艙門前,在彈出的鍵盤上輸入密碼,接着艙門緩緩打開,他頭也不回就進入飛船。

  我趕緊進入飛船,進入飛船後,雷克不知到哪去了。我正想大喊時,他的聲音從後面傳來。「我在駕駛室,你進來吧,我介紹我的拍檔給你認識。」

  我打開駕駛室的門,雷克正在調整航向,旁邊的是一個工作機械人。工作機械人不像一般家庭使用的人型機械人,工作機械人的實用性比較高,而且裡面有各式各樣的工具,工作機械人是靠四個輪子移動。

  工作機械人擁有各式各樣的功能,像是破解密碼、入侵電腦、駕駛飛船等的功能。因此工作機械人的價值不菲。

  「卡特,這是 PCH1,PCH -1,這個是卡特,我之前跟你說過的我的學徒。」雷克說。

  「你好,卡特。我是PCH -1。」pch-1說,它身上的半圓球體在它說話時不斷閃爍着藍色的光。

  「你好,PCH -1。」對一個工作機械人打招呼的感覺很怪。

  「PCH -1,你來駕駛飛船,我要和卡特談一些事情。」說完,雷克站起來並拍了拍 PCH -1。

  PCH -1的身體伸出一根連接管,插入一個小孔,連接到飛船的系統,「是的,主人。」PCH -1說。

  我跟着雷克出了駕駛室,雷克找了個座位坐下,並比了比手勢,示意我坐在他的對面。

  我一坐了下來,就問了幾個問題:「你剛剛說的洛里之力是甚麼?Loriorgan又是甚麼?這兩樣東西和異能行者又有甚麼關係?」

  「你可真多問題,這些問題你現在還不能知道,等你的課程開始時我就會告訴你。」

  我想抗議,但雷克舉起一隻手阻止我,「凡事都要按規矩行事,你不必着急,反正過幾天後你就會知道了。」

  我沮喪地靠在後面,為甚麼大人總是用這種語氣說話,雖然雷克也沒多大。

  看見我的模樣,雷克笑着說:「不要一副沮喪的表情,年輕人不需這麼沮喪。」接着他突然轉換話題,「你現在對於你要當上異能行者有甚麼感覺?」

  「能有甚麼感覺?我只是一個學徒,一個連洛里之力和Loriorgan都不知道的學徒。」我沒好氣地回答。

  「那你對於你要當上異能行者的學徒有甚麼感覺?」雷克再一次問道。

  我一副「我不知道?也不想回答!」的表情和雷克對視了幾秒。不知是他太蠢解讀不了我臉上的表情還是故意不理會,仍然一副好奇的表情。

  好吧,我投降了,「我想我有點失望吧,畢竟我原本是打算加入軍事訓練學院。」

  「失望?不會吧,異能行者可是一個很酷的職業呢!薪水高、權力大、還有其他種種的好處。雖然是挺危險的,但你們年輕人不是視之為刺激嗎?我以為所有的年輕人都很嚮往呢。」雷克一臉的難以置信。

  你自己也很年輕。我在心中想着。

  我承認,在小時候我是很嚮往異能行者,但那只是小孩子的嚮往,我也只是想想而己,從未想過真的有可能在未來成為一個異能行者。

  「我在進孤兒院時已經立志要加入軍事訓練學院,期待了十年,突然要成為異能行者而不能加入軍事訓練學院,總會失望和沮喪吧。」

  「你怎麼會在五歲時進孤兒院的?」雷克問道。

  「你幹嘛問我,你不是已有了我的個人資料報告了嗎?」我反問。

  「報告裡沒寫,」雷克聳聳肩,「報告裡只寫了你在五歲時進孤兒院,接着甚麼也沒寫了。」

  說到這裡,過往的回憶像潮水般湧到腦裡,而我也開口說出過往的歷史:「在十年前,叛軍功打洛德星,洛德星所有人都去乘坐帝國的飛船逃難,但我和我的父母去到時,叛軍突然突襲我們,我們很多人都被殺死了。而帝國的人認為已經載走大部分人,決定提早離開,丟下我們不管。但一名少校說服了他們再等一會兒,而他自己則帶着一小隊士兵掩護我們,但是叛軍人數很多,有很多士兵都戰死了,最後差不多只剩下那名少校存活,在我們快去到飛船時,他被撃中了。他就在我眼前倒下,但他仍爬起來,為我們擋住子彈。他英勇地戰死了,但我卻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而因為這名少校,我決定要加入軍事訓練學院。」

  「我很抱歉發生了這種事。」雷克說。

  接着我們沉默了幾分鐘,接着雷克打破沉默,「那你父母呢?是不是在那時死了?」

  我的父母?我的父母是在那時死的嗎?噢!我想起來了。

  「沒錯,他們在那時死了。我的父母是商人,體能不太好。」

  接着我們又沉默了幾分鐘,但這次打破沉默的是機械人PCH -1。

  「主人,我們已經到達軍事訓練學院上空,院方要確認我們的身分以及要我們給他們識別號碼。」

  「和他們說我們是異能行者就行了,識別號碼用958-174-926-175。要他們快點讓我們降落,我們趕時間。」雷克有點不耐地說,「在一般情況下,我會稱讚他們的謹慎,但我現在只想罵他們一頓,我和維爾經常來這裡,而他們居然還認不住我的這艘鷹眼號-86型,這艘飛船可是我自己改裝的,我肯定帝國中沒有人有像這樣的鷹眼號-86型。」
第四章 向舊的生活道別

  過了幾分鐘,我想軍事訓練學院已經確認我們的身分,PCH -1駕駛着這艘鷹眼號平穩地降落。我從窗口往外看,看見已經有一小隊人在等着我們了,站在前面領隊的人看起來很眼熟,但距離太遠,看得不太清楚。

  降落後,艙門打開,雷克和PCH -1率先下船,我則跟在他們後頭。下了船後,我現在看得到那個人是誰了,他是霍勒斯將軍。

  霍勒斯將軍是262星際兵團的副團長,他是國王的重要幕僚之一,和霍特將軍齊名,在十年前的叛亂中,他和霍特將軍一同統領262星際兵團,打赢了許多關鍵的戰役,現在他決定除了繼續擔任副團長外,更在故鄉──洛德星──擔任軍事訓練學院校長。

  霍勒斯將軍走來對雷克用責備的語氣說,「你怎麼總是說來就來,要不是我認得出你的鷹眼號,守衛軍就要開火了。」

  雷克聳聳肩,「你們的守衛軍的實力還不足以擊中異能行者的船,如果連這種程度的功擊都能被擊中的話,那我不死也沒用了。」

  霍勒斯將軍嘆了一口氣,似乎早已習慣雷克的衝動性格了,「當你還是維爾的學徒時就已經是這麼衝動了,沒想到你過了五年後還是這樣。」

  「我也沒想到你過了五年後也還是愛遵守規矩,你一早就知道是我還花那麼多時間來檢驗我的身分。」

  我呆住了,我現在不知該說雷克勇敢還是白痴,即是他是異能行者也不能用這種語氣和霍勒斯將軍說話吧。

  這時霍勒斯將軍看到了我,「咦,這不會是你的學徒吧?我還以為──」話還未說完,雷克就打斷他,「沒錯,卡特是我的學徒。我們不要浪費時間了,我們現在要去拿回卡特的行李了──他的行李被選拔所的人送來這裡了。」

  天啊!雷克又幹了一件可以令一般人倒一輩子楣的事──打斷霍勒斯將軍說話!

  霍勒斯將軍聳聳肩,看起來不太介意,「卡特,我帶你去拿你的行李。」說完,他便轉身走了。

  天啊!這件事怎麼看都是雷克得罪了霍勒斯將軍,但因為雷克是異能行者,他奈何不了他,結果他找我來開刀。

  我向雷克露出求救的眼神,但他只是聳聳肩,示意我跟着霍勒斯將軍走。可惡,這個不負責任的師傅。

  我無奈地跟着霍勒斯將軍走,我想我怎樣也是異能行者的學徒,他不會對我做什麼事吧。不過為了安全起見,我還是和他保持兩三個身位的距離。

  走着走着,霍勒斯將軍突然慢下腳步,和我並排走着,「對了,你作為雷克的學徒有什麼感想?」

  「啥?」我呆住了,怎麼所有人都對這個問題感興趣。

  「你作為雷克的學徒有什麼感想?」霍勒斯將軍耐心地重覆一次。

  「這個嘛……我想……」我支支吾吾道。我並不想告訴他,畢竟他和雷克的關係好像不太好,而且我想到用來形容雷克的只有衝動、不識時務這幾個貶義詞了。

  霍勒斯將軍突然盯着我看,之後他點了點頭,好像看出我在想什麼了。「你不用擔心我和雷克的關係,其實我和他已經相識了好幾年了,我也早就習慣他的衝動了。而且他平時可不是這樣的,他是為了你才故意這樣子的。」

  「為了我?」我吃驚地問,為了我得罪霍勒斯將軍?

  「其實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衝動性格了,他大概是想借這次機會展露給你看,好讓你有個心理準備,畢竟告訴自己的學徒自己很衝動是有點怪啦。」

  「喔,原來是這樣。」沒想到雷克想得這麼周全,「沒錯,我認為當他的學徒是有點不太放心啦,而且他又這麼年輕。」我說出自己的感受,然後我問,「那其實你和雷克的關係不是太差吧。」

  「嗯,我剛剛說過了,我和他相識了好幾年了,而且我和他的師傅維爾很熟。而且他除了有點衝動外,其他方面也是很優秀的,更何況他在以前救過我一命。」

  「什麼?他救了你一命?」我驚訝地問,看來雷克有一種可以令我不斷驚訝的特質。

  「沒錯,在五年前,那時是他第一年學徒生涯,另外一個星系的人來功打我們時,雷克立了大功--他在一場戰役中救了我一命。」霍勒斯將軍平淡地說,彷彿這是一件平凡的事,「當時我帶領一小隊人去偵察敵人,不慎被敵人捉到,當時雷克和維爾只有兩個人就衝進來殺了他們個措手不及,把我救了出來。」

  「慢着,在五年前他是第一年的學徒生涯,那異能行者也要訓練五年吧,那他不就是才當異能行者不久。」我震驚地說道。

  「沒錯,雷克才二十歲。當異能行者還不夠一年,」霍勒斯將軍說道,「不過你別小看他,他絕對有資格當你的師傅,你看看他的衣服就知道了。」

  「他的衣服?」我疑惑地問道,他的黑色長袍大概只能說明他是一個怪人──現在沒人會這樣穿了。

  「他沒和你說嗎?」霍勒斯將軍反問,然後自己說下去,「也對,照他的性格,他應該不會和你說的。算了,我想先告訴你也沒什麼問題。反正你之後也會學到的了。」

  「告訴我什麼,你不會告訴我穿黑色長袍就代表很強之類的話吧。」在得知雷克和霍勒斯將軍已是多年的朋友後,我說話時也放鬆了點。

  「差不多是這樣了,」他邊說邊轉了個彎,「你有注意到他的黑色長袍邊的藍紋嗎?」

  「我看到。」我說,而那些藍紋也是他看起來很怪的原因。

  「長袍顏色代表異能行者年資,第一年當異能行者穿黑色;第二年到第三年穿白色;第四年穿銀色;第五至七年穿綠色;第八至九年穿紅色;十年或以上都穿藍色──就像能源水晶的顏色排列一樣,」他停了停,好讓我消化一下他說的話,「而紋路也是同一回事,紋路代表他們的等級──異能行者會安排一些檢定,檢定他們是什麼等級的異能行者──而藍色就是最高的等級。雷克在二十歲就通過藍色等級的檢定,是異能行者中前所未有的,即使是維爾的學徒,他也是第一位做到的。」

  天啊,沒想到雷克會這麼強,霍勒斯將軍不以為然地看了我一眼,「怎樣,現在還擔心嗎?」

  「不太擔心了,只是有些吃驚雷克居然會這麼強。」

  「當然,雷克可是維爾的學徒,在他通過藍色等級的檢定時,他被喻為最有前途的異能行者」聽他的語氣,好像雷克是他的學徒似的,不過讓我好奇的是……

  「對了,那個維爾到底是誰?」我好奇地問道,在我來到這裡後,我不斷聽到他的名字,從能和霍勒斯將軍很熟這點來看,他應該是一位大人物。

  霍勒斯將軍的眼神突然充滿光芒,「維爾可說是一個傳奇,他是異能行者議會的成員之一,異能行者中最德高望重的一位,在議會中有很大的影響,也是國王的重要幕僚。他有許多卓越的功績,帶領我們打過許多勝仗。很多厲害的異能行者也是他的學徒。」

  突然他停下來,指着一間房間,「那裡就是一年級生放行李的地方,你自己進去吧,我還有一些事情要做。」

  我點了點頭,正打算進去時,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趕忙轉身對霍勒斯將軍說,「霍勒斯將軍,請問我能把我成為雷克的學徒的事告訴我在軍事訓練學院的朋友嗎?」我想起梁曉嵐,我很想把我的事告訴他。

  霍勒斯將軍想了一會後說,「這件事你應該問雷克才對,不過我想應該沒問題,反正雷克很隨便的,而且他經常到這裡幫我們做一些演練。對了,現在一年級生都在三樓的宿舍,那裡有一個表格寫了學徒的房間號碼,你按着那個號碼找就可以了。」

  我高興地點了點頭,「麻煩你了。」

  「沒關係。」說完他便轉身走了。

  我走進房間,裡面一個很大的架,放着一大堆的行李,我快了一點時間才找到我的行李了,在我要轉身走人時,眼的餘光瞥到一個藍色的行李袋,這個行李袋看起來像是梁曉嵐的。我走過去仔細看清楚,袋有一個看起來像星形的記號,原來真的是梁曉嵐的行李袋──這是他的記號,以便辨別。

  我想了想,反正我也要去看他了,不如順便幫他拿行李吧,下定決心後,我伸出手把他的行李拿出,揹在背上。

  我揹着兩個行李,走到電梯裡,等待電梯下來的時間,我想了想發生的事,一切看起來都像是電影裡才會出現的情節,但又如此真實。

  想着想着,這一切又好像不太真實,雷克看起來這麼年輕,怎麼可能是異能行者,而異能行者這種高崇的職業怎麼可能是我這個孤兒能做到的呢?

  而且如果我真的有異能的話,梁曉嵐在被麥特那個混蛋欺負時我又為什麼什麼都做不到呢。(以我的體能來看,麥特還惹不起我,但我也是同樣的情況,在他欺負別人時,我也阻止不了他。)

  正當我胡思亂想時,電梯門終於打開,發出叮的一聲,把我從胡思亂想中拉回現實,我冷靜地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真的。

  我深深地吸了口氣,我終於冷靜下來,我不知自己剛剛是怎麼回事,居然會懷疑發生的事。

  電梯門打開,我到了三樓了,而電梯門一打開,我就可以看見霍勒斯將軍說的那個表格。我走到那個表格前,仔細地找梁曉嵐的名字。

  表格的字密密麻麻,字體又小,我幾乎把臉貼到表格前才能看到那些字,真沒想到軍事訓練學院居然連一個像樣的觸控面板都沒有。

  我找了很久,終於找到梁曉嵐的名字了,不過有一樣東西令我十分震驚──麥特那個混蛋和梁曉嵐共用一間房間。

  呆住了幾秒後,我馬上飛奔到梁曉嵐的房間,我有種不好的感覺,我認為只要我不快點趕到那裡的話,梁曉嵐會被麥特打成殘廢。

  在以十秒跑一百公尺的速度,我跑過幾條超長的走廊,轉了幾個彎,我終於來到梁曉嵐的房門前。

  我門都不敲就打開門,我看了看,麥特並不在房間裡,而這時我的視線迎上梁曉嵐的視線,他正坐在床邊上看一本書,看起來安然無恙,臉沒被打到一片紅腫。

  梁曉嵐看起來很震驚,他把書丟到床上,站起來說:「卡特,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不是……」

  「落選了?」我笑着幫他把話說完,「沒錯,我是落選了。不過我現在是另一個更酷的職業的學徒。」

  「另一個更酷的職業?」梁曉嵐疑惑地重覆。

  於是我把事情的經歷告訴他,說完後,他看起來還是那麼震驚,「天啊,你是……你是……」他結結巴巴地說道,他突然大喊,「你要成為異能行者啊!」

  「嘿!冷靜一點好不好,我只是一個學徒而已,而且我還未開始訓練呢。」

  「那可真酷,異能行者耶,幸好你們會來這裡進行演練,那樣我們就可以經常見面了。」梁曉嵐高興地說道,「我真想看看你的師傅。」

  「我想不行,他現在在……」

  「就在你後面。」一把聲音打斷我,我嚇得馬上轉過頭去,門不知什麼時候打開了,雷克就站在我們後面。

  「好了,我想你也和朋友聊夠了,現在你要和我坐飛船回去接受訓練還是繼續在這裡聊天?」雷克沒好氣地說。

  我馬上站起來說:「接受訓練。」

  「這才對嘛,我保證你們以後有很多機會見面。我想霍勒斯將軍已經和你說過我們會常常來這裡進行演練吧。」說完,他頭也不回地走了。

  梁曉嵐現在的震驚表情可以讓他拿個奧巴卡最佳表情金像獎了,「他是怎麼做到的?他就突然出現了。」

  我聳聳肩,裝作很冷靜的樣子,「我想這就是異能行者的其中一個技能之一吧。」

  我和梁曉嵐說再見,我向他保證我們很快會再見面。

  我和雷克一起走到停機坪,進入鷹眼號中,PCH -1一早就在裡面準備了,我們一進入飛船,幾乎馬上就起飛了。

  這次的旅程時間不長,我們飛了十五分鐘後就到達了,雷克在窗口指着一個地方說:「那裡就是我住的地方,你也會住在那裡並在那裡接受訓練。」

  我順着他指的方向望去,有一個差不多有半個體育館大的建築,而這個建築看起來也很像體育館,我已經想像到那裡放滿各種的訓練器材。

  「我們不是要住在那個體育館吧?」我問,我想如果所有異能行者都有一個這麼大的家,我想所有人都會想當一個異能行者。

  「不是,那是訓練館,旁邊的小屋才是我們住的地方。」

  我一看,訓練館旁邊真的有一間小屋,不過也只是因為和那個訓練館比較起來才顯得小,這間『小屋』其實比起一般住宅,也算大的了。

  我們慢慢降落,在降落後,雷克高興地說:「真高興回到家了。」
本帖最後由 _alvin0_75 於 5-8-2011 05:31 PM 編輯

第四章 異能行者
  我拿着我的行李,和雷克以及PCH -1一起下船,我們來到小屋前,眼前的小屋外牆是白色的,門很寬,有一個標誌在門的上面,我認出這是之前雷克給我看過的異能行者的標誌。

  「把你的行李交給PCH -1吧,PCH -1會把你的行李放到你的房間的了,我要先帶你參觀一下小屋。」雷克說。

  我看着 PCH -1,不知道該把行李放在哪裡,而這時,PCH -1像在飛船時那樣在身上伸出一條管子,接着管子突然從裡面再向上伸出一條短短的管子,管子慢慢展開,變成一個像是古時餐廳裡的餐盤的四邊形盤子。

  我遲疑地把行李放在盤子上,接着 PCH -1便逕自打開門,走了。

  「快點,你是怎樣了?」雷克站在門前,有點不耐地說道。

  我應了一聲,跟着雷克走進屋裡。屋內只要很少東西,布置得非常簡潔、舒適。

  「這裡的東西不多,只有一些簡單的設備,不過你要記住,異能行者的屋不是以舒服為第一的,是以實用為第一的。」雷克說,帶有一些挑釁的語氣。

  我點了點頭,雷克繼續說道:「這裡是我們住的地方,我們也會在這裡工作──就是寫報告之類的事──我們一共有六間房間,一間是我的、一間是給學徒──也就是你──的、一間武器房、醫療房、通訊房和工作室。」他伸手指着一間房間,門上寫着醫療房,「這就是醫療房,跟我進去。」

  我跟着雷克走進醫療房裡,裡面有兩張病床,旁邊的櫃子放滿各種藥物和一些急救用品。「到時你有很大可能會經常來這裡的。」雷克說,接着就這樣拋下一句話走了,我趕緊跟上。

  接着他帶我看了武器房和通訊房,武器房裡放滿一大堆危險的武器,像是手榴彈、能源槍等,不過奇怪的是,牆上掛滿一個約長三十公分的圓柱,雷克的腰也繫了一個,我問他這是什麼時,他沒有回答我。

  通訊房裡有很多通訊器,其中有一個很大的通訊器,雷克說它是一個只能向異能行者議會發出求訊號的通訊器,只要一按下那個紅色按鈕,就會發出求救訊號,叫我要小心,不要亂碰。

  而工作室十分寬敞,裡面放滿各式各樣的儀器,雷克警告我那些儀器全都十分昂貴,同樣要我小心。

  參觀完工作室後,雷克帶我到坐在屋前的走廊上對我說:「卡特,你對異能行者有多少認識?」

  我換了個比較舒服的姿勢倚在牆上說:「這個嘛,我知道得不太多,都只是些從電影和新聞知道這方面的資訊。」

  「那你知道了多少?」雷克問道。

  我清了清喉嚨,「嗯,我只知道異能行者的權力很大,直接聽命於國王,他們既是戰士,擁有很強的戰力,同時也負責一些調查工作,像是調查罪犯、對王國有威脅的人。」

  我緊張地看着雷克,他滿意地點了點頭,「不太詳盡,但大致上你都說對了,」接着他也換了過姿勢,「現在還有點時間,我可以先和你說說有關異能行者的事,下午我們就開始訓練,有沒有問題?」

  「沒問題,雷克。」說完,我就後悔了,我應該要加上「師傅」才對的!

  但雷克看起來並不介意,他說:「你應該記得我在選拔所那裡說過,五十年前帝國的資源危機是靠異能行者才渡過的吧?」我點了點頭,雷克繼續說道,「其實異能行者是在那時才出現的。」

  「你的意思是在資源危機之前,帝國中並沒有人擁有異能?」

  「沒錯,」雷克點了點頭,「而且那些人在資源危機發生前是沒有異能的,接着發生資源危機後,那些人就莫名其妙地得到了異能了。」

  「那你們現在知道原因嗎?」我好奇地問。

  「不知道。」雷克聳聳肩,「還有請你不要再打斷我了,這樣子我要說到什麼時候?」雷克不滿地說道。

  「對不起,雷克『師傅』」

  雷克揚起眉毛,「我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維爾老是要我叫他『師傅』了,感覺真是爽啊。」

  「那你要不要繼續說下去啊,師傅。」我沒好氣地提醒他。

  「噢,對。總之那時候,渡過資源危機後,當時的國王穆瑞覺得異能行者的能力應該不止只是用在這個地方,於是成立了異能行者這個組織,同時開始研究異能行者為何會擁有異能。」說到這裡,他轉過身來,面對着我,神情嚴肅地對說:「接下來我說的事可能不會相信,而且很多事我們都解釋不了,但這全都是事實。有很多事情我都不知道如何解釋,我只能向你說出事實,所以不要太驚訝,好嗎?」

  我點了點頭。

  「穆瑞國王所創立的研究組織,不久後在異能行者的身體裡發現一種微小有機體,Loriorgan。這種微小有機體只在異能行者中出現,一般人身上都沒有這種微小有機體,所以他們認為是因為這些微小有機體,導致我們擁有異能。」他停了一下,「而且身上擁有比較多Loriorgan的人的異能總是比其他Loriorgan比較少的人的異能強--他們總是可以用念力搬起較重的東西。但研究人員還是不知道Loriorgan和我們擁有的異能到底有什麼關係,直到一個叫做洛里.普倫頓的人察覺到同伴在使用異能時,有一股能量從異能行者中發出,他把這件事告訴研究人員。研究人員就從這方面下手,而後來也有幾個異能行者察覺到這股能量,所以他們作出一個結論,就是這個宇宙存在着一股力量,而Loriorgan會和這股力量產生反應,Loriorgan越大就和會和這股力量產生越大的反應,而體內擁有Loriorgan的我們,就擁有異能了。而這一切也只是推測,我們到現在也不知道答案,不過隨着越來越多的異能行者察覺到這股力量,這個說法也越來越可信,現在這個說法已經是我們的官方說法了──當然,這只是對學徒的說法──有關異能行者的大部分事情都是最高機密。而這股力量,我們以那名最先發現的異能行者洛里.普倫頓命名為『洛里之力』」說完,他呼了一口氣。

  「那你的異能是什麼?」我問。

  「我可以從手中發射雷射,每個人的異能都不同,不過有一些異能是所有異能行者都會的,像是我們可以用念力把物件移動、藉着『洛里之力』提升速度、力量,以及我們可以跳到六、七公尺高。」雷克平靜地說,彷彿這是件很平常的事似的。」

  「天啊,異能行者居然擁有這麼多異能。」我難以置信地說道並搖了搖頭。

  「嗯,」雷克應了一聲,並站起來,拍了拍長袍上的灰塵說:「站起來,我要帶你去訓練館進行訓練。」
    
[聯絡賣家]
靠山山會倒,靠人人會跑,只有自己最可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