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購交易中心
 
[聯絡賣家]

飞翔梦之号 新文章XD

飞翔梦之号 新文章XD

本帖最後由 杯具法 於 10-1-2010 04:51 PM 編輯

飞翔梦之号
一个梦想,几张草图,将三个人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两个不同年代的故事交织在一起,共同叙述一段关于友谊和梦想的传奇神话。

zafara的悲剧小号
本帖最後由 杯具法 於 11-1-2010 05:20 PM 編輯

第一部分

在狂妄岛的金色达龙餐馆里面,你可以做几乎所有的事情。没错,几乎所有事情,包括肆意吹牛,黑市交易,大口喝着当地特产的烈酒和浓饮料,甚至可以进行有理性的决斗……不过,只有二件事情不能做,那就是一个达龙币都没有的人无法进入金色达龙餐馆和在金色达龙餐馆里什么都不干的人。通常,他们不会容忍以上情况发生…


砰!一个穿着破旧的麻布衣服而且有些邋遢的老猎奔从两扇木门中飞了出来,摔在过道的木板上。在随着怦怦声不断晃动的门中出来一个如同卡苏吉鲁一般壮实的恰恰。腰上系着根红色带子,上面挂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刀。他轻蔑的看着猎奔,两臂盘在胸前大声地吼着:“又是你,总是带着一个达龙币在这里喝15分钟的白开水,乘15分钟的凉!!下次我们不会在让你这个垃圾鬼进来!”那个恰恰说完后便转过身一步一步地迈进了木门里,地面似乎由于他的走动而震摇。在木门关闭时发出吱嘎吱嘎的呻吟声后的不一会儿,老猎奔又听见了里面的说笑声。


那个老猎奔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毛发中的尘土。眼神中显露出愤怒,随即他张开左手,手里面是一团揉成球并且有年头的羊皮纸,他小心的环顾四周,将那张羊皮纸摆平并整齐的叠了四下,轻而快的放到自己衣服里面,呼了口气。不忿的看了一眼金色达龙餐馆,轻声说了句只有自己能够听见的话“愚蠢的海盗”。随即他快步走了出去,消失在岛上的一片树林中。
        
        


  同时,不远方的一艘双桅横帆船上,金色的阳光不均匀的洒落在甲板上,上面的水被光芒照的粼粼起伏。一位英俊的灰色酷爪虎少年低头蹲在甲板上,头上的褐色毛发刚好垂到他那天蓝色的眼睛上,卖力的正用布擦着上面的灰尘。每当中午,那些海盗去金色达龙大吃大喝享受战利品时,他只能无聊的呆在甲板上干活。没办法,他不但是一位非常普通的见习水手,而且被船长认为是‘总是妄想,而且不好好干活的家伙’。因为这只酷爪虎相信他会拥有一艘船,一艘能在天空中自由翱翔的船,那样便不必与汹涌海浪奋斗,为缥缈的白雾而烦恼。他常常用自己的手指,蘸着擦甲板的水画着自己心中的那艘船,也曾经把几艘自己认为设计的最好的船画在羊皮纸上。虽然几乎所有人都嘲笑他,讽刺他,或是找他麻烦,可他却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这没有用的想法。干活时满脑子想着他设计的船只,做事情更是时不时停下来去思考,所以可以想象他干的活会有多么糟糕。


“小子!!我让你擦干甲板,而你却把水洒得到处都是!!!如果你在这样,我就把你开除!!这里不要懒鬼!!小子!”船长粗暴的声音打碎了他的思想,似乎酷爪虎脑海中那艘飞行的船被一阵海啸扑到水中。他立刻清醒过来,并发现他不慎把整整一桶水洒到甲板上……

分割线~~z~a~f~a~r~a~分割线

                           正文

几个月过去了,老猎奔和以前一样从远处通往金色达龙餐馆的道路反向慢慢的走了过来,不停的拍打着衣服上的土尘,可是似乎没有什么效果,衣服很脏很旧,上面布满了补丁,而且无论补丁或是原本的衣服都褪成了紫黑色,根本无法分辨原先这衣服什么颜色。他从过去已经无数年了,总感觉自己少了些什么,他知道一切知识,明白一切理论,并且他还有……。可是为什么会失败。突然,他似乎有了灵感,激动地拿出自己的羊皮纸,从头到尾的仔细地审视了一遍,又从尾到头审视一遍,可随着时间过去,原先如同火炬般闪亮眼睛慢慢的褪成失望沉重的灰色。他叹了口气,慢慢的将羊皮纸折叠4下小心收进衣服里面,对待它如同对待一张珍惜的藏宝图。


“小子!!”这一声突然把他吓了一跳,慌张的四处扫视了一遍,发现那声音叫得不是自己,呼出一口气,低声咒骂了一句。


“小子!我把你雇来不是让你涂鸦的!!”那个老猎奔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看去,那是不远处的一个码头,海的咸腥味被热风吹得一阵一阵扑来,拍击到人身上一阵不舒服。几艘船停靠在码头旁,四周人非常少,由于现在正是最热的下午时间,大部分海盗都在乘凉休息。


有一位红色赤灼龙一只手里紧紧攥着一些纸,挥动在空中,另一只手不停的作着手势,他穿着灰色和白色搭配的服装,头上戴着黑色的三角帽,在三角帽的中央画着一艘白色船。他的鼻孔显得很大,或许因为他总是从鼻子喷出滚烫的白色蒸汽。


“你常画这些没用的东西是干什么的!为什么不干活!回答我,懒骨头!!”赤灼龙大声地吼道


“它……”那只酷爪虎一直低着头,毛发掩盖着眼睛,看不到眼神。“它!是我设计的船!是我的梦想!”突然他抬起头,目光坚定,充满理想和希望。有力又充满自信的说出这句话。老猎奔看着这对话,原本若有所思眉头微微皱着地看着赤灼龙。听到这句话后,把目光聚集到那位年轻的酷爪虎


“呵呵!好!好!!船!船长对吧!”那个赤灼龙鼻子不断地喷出白烟,可以看出他已经生气到了极点“见习水手都不是就妄想当船长!狂妄!!我都……”原本愤怒的话语突然停住了,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愣愣了呆了几秒钟,表情有些茫然。可是不到几秒后,他恢复了原本愤怒的表情“我都没有这么想过!!”说完,他用两只手开始撕那些纸。将纸撕了一遍又撕了一遍。那个酷爪虎少年看到后,先是一愣,木木的看着那位赤灼龙撕着这些纸,如同撕碎他的梦想,如同撕碎他的心脏。泪水在他的眼睛流淌,他感觉鼻子酸酸的,心中空荡。孤独,失败的想法随着羊皮纸撕碎的声音慢慢的折磨他。他的眼睛开始变红,上面布满血丝,喉咙中发出噜噜的声音。突然他大吼一声两臂张开扑了上去,赤灼龙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手自然的松开,里面的碎纸如同雪花般零散洒落在地上。他被那个酷爪虎少年狠狠扑到在地上,疯狂的酷爪虎如同回归到最原始的本性。一阵海风吹过,将地上的纸片吹到各个地方。一张纸片飞到老猎奔的脚下。他回过神,弯下腰捡起那张纸,随便看了看上面的内容,不过慢慢的他的眼神渐渐端视,直到从中间爆出一阵狂喜
  

  夕阳下,一位孤独的酷爪虎坐在沙滩上,两腿伸开,身体后倾,两只胳膊支撑在沙滩上不让身体倒下。蔚蓝的海水不停击打着沙滩,发出沙沙的声音。几艘船从大海的尽头缓缓驶来,几只会飞的宠物玩伴从天空俯冲下来,用翅膀掠着水面,迸溅出晶莹剔透的水花。那位酷爪虎少年坐直,甩了甩手中,从沙滩上拿起一叠碎纸,看了几眼后,手掌紧紧地把碎纸攥成一团,两腿慢慢蜷起来,头塞进胸中。从刚才赤灼龙气急败坏的从他手里挣脱并且赶走他到现在已经好几个小时,他一直静静的思考。
“怎么了,年轻人。”一道略显苍老并充满沧桑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zafara的悲剧小号
本帖最後由 杯具法 於 11-1-2010 05:22 PM 編輯

酷爪虎身体一阵颤抖,似乎被突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是不是少了什么东西?”


那位酷爪虎少年猛然抬起头,眼睛有些微红,面颊上还有泪痕。他眼睛木木的盯着远方平静的大海,似乎还在想着什么。不一会后他幽幽的说“可笑愚蠢么”


“可笑愚蠢?”


“是的,只要是个正常的人都会认为这船…这妄想出来的船非常可笑。”


老猎奔愣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

分割线~~z~a~f~a~r~a~分割线

回忆


“哈哈!把那纸球扔给我”一个大笑着的达瑞冈藏法龙挥舞着双臂,后面邪恶的红色翅膀不断挥动着,如同地狱中的火焰。


几个海盗在金色达龙餐馆围成一圈,互相扔着被揉成一团的纸球。他们的中间,一位年轻的猎奔不断去追那纸球,可是他刚过去,那个拿着纸球的人又会把它传给别人。他们已经这样耍了很长时间,不停的嘲笑着他。


“大家看看他画着什么。哈哈!一艘船,还是一艘长着翅膀的船!!哈哈……他是不是想当鸟想当疯了,回去买一对羽毛自己飞去吧,哈哈”一个宇宙滚豆接住纸球,用力的打开,纸被这剧烈的动作撕坏。他将写着字画着画的那面冲向所有喝着饮料的海盗。那些人大笑着,谈论着。


“给我!!快点…给我!!”那个猎奔低着头,汗水已经将毛发浸透,他低声愤怒的说着,但由于刚才不断追逐纸球,累得已经无法呼吸,说出的话也没有底气似的……


宇宙滚豆环顾了四周,看到酒店里面一个一直低头默默吃着东西的赤灼龙,轻蔑的一笑。把纸球扔到赤灼龙的桌子。赤灼龙看着落到桌子上的纸球,又看了看猎奔,眼光流露出奇怪的目光。那个猎奔同时看着那个赤灼龙,眼中立刻充满了愤怒和期待。


“喂,你跟谁一起”一个脸上带着狂妄龙粗鲁的冲着赤灼龙大声喊“跟那个自以为是的疯子一起,还是我们,还想在这里呆着的话就快点把纸球扔给我”赤灼龙迟疑了一下,再一次看了猎奔一眼,看到他眼中流露出的希望,他的心突然抽动一下。他低下了头,快速得抛出纸球,如同扔出一个正要爆炸的炸弹一般。猎奔原本充满希望的眼睛立刻暗淡下来,很快变成绝望,失落和疯狂。


“下次快点!别让他抢到!哈哈……他还生气了!”那位狂妄龙抢到了那纸球后大声猖狂的笑着说,正准备扔给别人时,那个猎奔突然朝他扑了过去,压倒在狂妄龙身上,用双手狠狠掐着他的脖子,布满血丝的眼睛狠狠盯着狂妄龙充满恐慌的眼睛,一字一字的说“我让你把纸还给我!!”


所有的人没有想到他突然这样,愣了一会,几个一起耍那个猎奔的人立刻把猎奔拉扯开。可是猎奔紧紧抓着狂妄龙的脖子,狂妄龙从喉咙发出呻吟无力的呻吟,眼白也慢慢占据了眼眶。这时,原先那位达瑞冈藏法龙狠狠揍了猎奔一拳,猎奔本来就剩下很少的力气,而现在他彻底被打倒在旁边,瘫软在地上。狂妄从地上挣脱出来,大口的呼着空气,脸色也慢慢恢复,他愤怒得把纸球从窗口里扔进了海里。瞬间,纸球打散在海里,如同一朵惨白色的花。浪不断的拍击它,慢慢的散开……周围的人依旧大声笑着,似乎没有看到看着这一妾。猎奔看到纸球被扔到水里后,如同遭到雷击,盯着窗口。狂妄龙又大口呼了几口气,狠狠的踹了猎奔一脚,并且蹲下身子低声的从猎奔的耳朵说“垃圾!你根本不配是海盗,你只配当垃圾!”然后招呼着其他几个人走出了餐馆,推门走出之前随手将一个残破的达龙币扔在倒在地上的猎奔。“拿着,当药费”达龙币在地上旋转着,闪耀着光芒,可它没有扫去猎奔阴沉的目光。赤灼龙这时站起来去扶他,可是猎奔甩开他手臂,勉强站了起来,连一眼都没有看赤灼龙,飞快的跑了出去……



分割线~~z~a~f~a~r~a~分割线

老猎奔摇了摇头,似乎要将这一切痛苦的回忆扔掉


“不!年轻人!你认为他可笑么”老猎奔严肃的说


酷爪虎少年的涣散的目光慢慢聚集在一起,灰色的阴影慢慢消散。此时已是夕阳,天空中的云彩被光芒映成耀眼的桔黄色,一片一片紧紧相连,天空如同被火烧着般。


“不!它不可笑!而且我还会给别人证实看” 酷爪虎原本天蓝色的眼睛现在似乎也冒着熊熊烈火,不知是被天空所映,还是什么缘由。烈火中没有任何愤怒,只有的是信心。


老猎奔嘴角浮现出笑容“很好,年轻人就应该有这份自信。”说完他从胸口拿出自己的羊皮纸,并和碎纸一起交给酷爪虎少年。


酷爪虎少年有点好奇的打开羊皮纸,突然他的身子狠狠地颤抖了一下,然后震惊的看着老猎奔。


老猎奔微微笑着看着他说“我从很久就开始设计会飞行的船,按照我所想的去制造那种会飞行的船,可是最终都失败了。我尝试过很多次,同样也失败了无数次。而今,我知道我为什么失败了。我没有足够的创新能力,光有理论和概念做出来的东西只会是最普通平凡的事物。而不同的是,这东西是全新的,之前的理论并不足以运用在这里,必须有些的想法。年轻人,你有足够的想象力,时间和干劲,我相信你和我合作一定能够完成你的梦想,同时也是我的。”


那张图上画着一艘古典的船只,优雅的流线型造型和精致华丽的装饰。当仔细看时会发现它的不同,它没有一处不是用的是结实却又轻盈的木材。白色的三角帆上似乎被注入了魔法,隐隐透着七彩的光泽。船的两边有一对华丽的蓝绿色翅膀,由一片片木头以巧妙的方式连接起来。虽然图纸早已经退色,可它上面华丽的线条和古典的设计却让它充满艺术美。


“很神奇,不是么?它是根据我年轻时听到的故事和看到的书融合创造出来的,那个故事里的船发现了一处神秘的地方,而那艘船便能飞行。根据里面的描述,我制造出这张图纸。可以说目前它是最完善的图纸”那个老猎奔话语充满了自豪“不过,由它制造出的船还是失败了。虽然它飞到高空中,可由于强劲的气流,翅膀被折断一只。而整艘船狠狠的摔在礁石上,粉身碎骨。多亏我及时的跳入水中,不然你就见不到我了。所以还是有无数难题让我无法解决。不过……当我看到你的船的一部分便得到了很多启发,能让我完整的看看它么”
酷爪虎少年想了想便站起来把所有碎纸递给了老猎奔。


老猎奔将画一张一张的拼在一起,直到拼出2幅完整的画。其中一幅图画着一艘十分怪异的船只,它整体形状是枣核形的,就像科幻小说中太空站的太空船一样。船的底部是被切成一半的椭圆,而上面的前半部分由5条非常粗的类似钢条一般的东西构造出一个1/4圆的骨架。在半个椭圆上面,如同普通船一般,甲板,房间,和桅杆上的帆。这艘船充满了科幻元素和幻想。另一张则是正面角度看的样子与背面看的样子。整艘船线条勾勒的十分清晰,将这艘船画得如同立体般,甚至可以用脑海里直接想出立体的这艘船。而底下标注着许多注释,解释着这艘奇妙的船只


“棒极了!我就知道会是这么一个出奇的作品。那么多先进的想法,在船内部有管道组,连通外面的凹槽,当一面有猛烈的风吹来时,那面的凹槽会用魔力管道把风用同样的速度送到另一边,始船平衡!棒极的主意!我想到用马里戴尔的魔法,考瓦拉的神奇药水,神秘岛的幸运神木来制作甲板,龙骨,旁龙骨,龙筋,肋骨和船壳板等船的重要构件,让整艘船十分结实轻盈。并且用达瑞冈的浮力土,精灵仙境的精灵尘让船能够悬浮在空中。可我没有想到还可以用巨大的螺旋桨高速旋转来为船提供更多动力在有帆的基础上能更快的前进!我之前怎么没有想到!而且这种流线型的构造……*省略*……。虽然里面也有些问题,不过我相信我和你联合在一起制造出的船一定可以成功!”老猎奔越说越激动,脸涨得有点红,最后兴奋激动地紧紧握着酷爪虎的手说道,说道“你愿意和我一起向这个梦想前进么?”
酷爪虎的眼神随着老猎奔的话渐渐明朗起来,当老猎奔问到最后一句话时,他没有立刻回答,想了想抽出了手摇了摇头说“不,抱歉,我暂时不能”

分割线~~z~a~f~a~r~a~分割线

“什么?可是…可是你不应该的。这是你的梦想!这…你怎么能放弃你的梦想,难道你的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傻瓜船长让你忘记了你的梦想么!你不是说你要做出来这个么”老猎奔惊惶的说,语调甚至有点疯狂。


“抱歉,谢谢你对我说的一切。不过我的船长或许说的的确是对的,这的确就是妄想。谁会得到什么达瑞冈的浮力土,而且根本没有足够的达龙币去买昂贵的神奇药水了……”酷爪虎合上眼睛轻轻摇摇头,平淡地说道。突然,老猎奔抓住他的肩膀用力的摇晃,激动地说“就是为了这些么,我有足够的达龙币!我曾经发现了宝藏!而且我还有人手帮我”由于激动。他的袖子原本破开的口又被刚才的剧烈行为被撕成一个更大的缺口。老猎奔的动作停了下来,低下头看着缺口脸开始泛红“厄…只不过我不愿意去花研究的达龙币去买别的…什么的……”


酷爪虎少年推开他的手,淡定地说:“这几个小时我想通了,船长说的对。连干活都三心二意,我还有什么资格来做别的。没有经验,仅是空想,根本没有用…”


“可是…可是你画的船线条如此平滑,那么的清晰,设计也非常超前,难道这不够么?”老猎奔深呼了一口气,情绪慢慢稳定下来。
酷爪虎轻轻的摇了摇头说“这些只是纸上谈兵,我都没有在船上航行一次,怎么可能做出完美的船呢。或许,等到我成为一位合格的船员,合格的水手后我会尝试着去实现我的梦想。”


老猎奔刚要说什么,眼神渐渐暗淡下来。轻叹了一口气,拿起酷爪虎递过来的羊皮纸,随便折了几下便塞进衣服中 “你是对的…光是纸上谈兵…没有任何作用。看来…之前我造不出来船也有一部分缘由再此。不过……”老猎奔停下来,抬起头,眼睛中的目光凝聚起来,紧紧盯着酷爪虎说 “不过你要答应我,你不会放弃你的梦想……当然,我也希望你能和我共同完成这个梦想”
酷爪虎坚定的点了点头,正要离开这里时老猎奔叫住了他。


“你的设计”酷爪虎回过头看看沙滩上的碎纸,又看看老猎奔。目光停留了几秒后,转过头大步朝远方走去。



等到酷爪虎走远了,老猎奔自言自语的说着“新的轮回开始了…那个赤灼龙…为何如此熟悉……”


回忆
摇曳的烛光下,一位年少的猎奔坐在一个巨大的木头箱上捧着一本非常厚的书认真地看着,书的上面密密麻麻写着一些字,几乎每一段都有手写的标记和注释。突然烛光突然闪烁一下,光亮把旁边的黑暗全部驱散,一瞬间,可以看到这是一个放满货箱的巨大房间,或者说,这是一艘船的底部。一只宠物玩伴被突然的光亮吓到,快速地从一片黑暗跑到另一片黑暗,发出簌簌的声音。猎奔立刻把书合上,细细的聆听外面的声音。可以这么说,他是一位偷渡者。这是一艘从马里戴尔开往神秘岛的货船,而他想到乘坐这条船去神秘岛学习关于船的知识,并收集需要的材料。从他很小的时候,他便幻想自己能够造出一艘船,一艘可以飞翔在天空上的船。他的父亲锐影是位马里戴尔中非常出名的船长,他的父亲教给自己无数关于船的知
zafara的悲剧小号
本帖最後由 杯具法 於 11-1-2010 05:23 PM 編輯

识,让他了解船的构造,船该如何造和所有关于船的知识。他知道自己的想法若要实现,就必须不能放弃,奋力坚持把它做完,即使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的打击,也不能被困难打倒。



他想起他的父亲,内心有些沮丧。自从五年前听说父亲伟大的格尔兰号船被海盗劫持后,他在也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


他隐隐约约听到甲板上吵吵闹闹的,有些担心自己被发现了,毕竟没有人欢迎偷渡者。这是底层的第二层,这艘船除去最上面的主甲板,一共有三层甲板,第一层是船员睡觉和放炮台的地方,第二层用来存放货物,第三层则是最底部,里面脏兮兮的,充满了恶心的变种宠物玩伴在贪婪的吃着什么。


突然,他听到有一些人非常急忙的跑在二层甲板上,脚上的靴子敲击木头甲板发出沉重砰砰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大炮的轰击声。猎奔熟练的把蜡烛扑灭,快速轻声从梯子爬下底层甲板,当脚落在底层甲板上面恶臭的积水里,感觉滑滑的,似乎水草一般,不时有什么东西撞到腿上。黑暗中,一双双贪婪的红色眼睛望着他,他的脊背不禁冒出冷汗。他尽量减少呼吸,少吸入这恶臭的空气,也为了减少恐惧。他双手紧紧抓住书,唯恐它掉在污秽中。


慢慢的,上面的喧杂渐渐没有了,只能听到偶尔有一句话。不知过了多久,他听到有两个人来到二层甲板。


“船长,这里的货物真不少,回去一定能够赚一笔达龙币。”一声憨实厚重的声音传来,他立刻明白这艘船遭遇海盗了。


“很好,把这些货物搬到我们的船上,嗯……快点”另一个似乎是船长的声音传来,声音有些阴凉,中间夹杂着嘶嘶的声音“回去我们在分得来的成果。”


猎奔心中不以为然,这些贪婪的海盗居然把抢夺来的东西称为自己的,恶心!他不耐烦的摇了摇头,实在忍受不了这里的恶臭,腿也有些僵硬了。他活动一下自己的腿,却不小心踢倒了旁边的一个桶。桶落在脏水中,迸溅出水花,里面的一些宠物玩伴受到惊吓,纷纷叫了起来。


“怎么回事,下面有什么!?”

分割线~~z~a~f~a~r~a~分割线

“你还敢回来!”赤灼龙的鼻孔喷出一股热浪,即使是今天狂妄岛凉爽的夏日夜晚也被它吹热。


“抱歉……”酷爪虎低着头说着,从声音上听出十分诚恳。


“哼…“船长先生”,我怎么敢接受你的抱歉,一会儿你揍我怎么办”船长虽然语气不善,但是谁都能听出他并没有多少怒气。周围的船员放下手里的活围过来看热闹,几个海盗小声地嘀咕几句,偷偷笑着。赤灼龙不耐烦地吼了句“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别看热闹,信不信下次扣你们工资”围观的海盗听到后面的话立刻散去了,但还是能听见他们的说笑声。


“我非常抱歉…我会用我的努力弥补这一切的,我保证…”酷爪虎平缓的说着,头依旧低着。赤灼龙愣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他用力的遥遥头,看着酷爪虎大声地对他说“你要来只能继续当1年的见习生!没有别的选择!”


酷爪虎一愣,不过马上同意了。“我希望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赤灼龙气呼呼的走了,鼻子又喷出一阵热浪。


旁边的一位拿着拖把的年轻海盗藏法龙过来用肘碰了碰酷爪虎说“朋友,没关系,谁都知道船长是刀子嘴豆腐心”


“他总是这样,不像有些家伙见利忘义,无法容忍自己的船员做错事,他对自己的船员非常友好。他因为做错事被开除原来的海盗团,不过他成功的组成了一个新的海盗团”藏法龙伸出一根手指头晃了晃又说。


“谢谢你告诉这些”酷爪虎抬起头感激地笑着说

分割线~~z~a~f~a~r~a~分割线

3年后

浩瀚的大海上,狂风肆虐着,闪电将又厚又密的乌云映成惨白色。暴雨如同子弹般击打在起伏的大浪上,巨大的浪仿佛是海神的手,愤怒的要将把天空拍碎,一浪高于一浪。巨浪一次次拍打海上的那摇摇摆摆两艘船。平时看起来巨大的船,在自然的力量下显得十分渺小。
“快点快点!想拿到好东西就不要磨磨蹭蹭的,全体炮手离开炮台,马上拿起武器,用上吊绳,到他们的船上,让那个艾莎知道谁是海洋的老大!!!”赤灼龙手里拿着海盗船长大刀,冲着甲板上的人大声吼道。一阵浪拍过,数百升的水灌到了甲板上,又从另一边溜出,船因此至少倾斜20度。


一位酷爪虎少年从腰间抽出一把刀,这把刀做工精美,闪耀着淡淡的蓝色光芒。刀身刻着奇怪的符号,每当雨水打落在刀身上时,符号便闪耀出耀眼的蓝光。酷爪虎用力拽了拽绳子,确定安全后,抓住绳子,向后退了几步,接着跑着冲出甲板,用绳子荡了过去。很快,船员们随同他一起用绳子荡过去发动攻击


对面是一艘比这艘海盗船要稍微大一点的船,甲板上站满了人。当他们看到海盗时早就拿出了手中的武器,由于雨和浪太大,大部分枪和大炮里的火药都受潮了,无法使用,所以有一些水手立刻使用竞技场物品海盗攻击。箭和刀片闪电般的飞过去,可是海盗们却没有在乎,依旧随着荡起了的绳子向这艘来自马里戴尔的船飞越过去。


酷爪虎前方闪过一阵寒光,一团白色飞速扫来,他立刻摆动身子,尽力躲过去。白光很快扫过,很幸运只是扫到了他衣服,却劈断后面海盗的绳子。酷爪虎还没有松气,撇到后立刻用左手高举刀。前方一道海浪向前狠狠拍了过来,酷爪虎用力把刀插入海浪。刀上面的符咒立刻发出刺眼的青蓝色光芒,一种莫名的感觉突然扩散岛四周,当细细感觉时,便能体现自然和生命的力量。一股怪力从刀身传到酷爪虎身子上,绳子在非常短暂的时间中一顿,接着便向后甩去,仿佛有股力狠狠的推了一下。酷爪虎的嘴角渗出一点血,但依旧敏捷的滑到绳子的最低部,用两腿夹着绳子和刀,倒立着用伸直手臂抓住了掉下去的海盗。绳子荡到了原来的海盗船船上,酷爪虎松开它,2人同时摔落在甲板上。


“呼呼…天啊…太可怕了,我还以为我下半辈子就要在水里当水鬼了。”那位被救上来的海盗大口呼了几口气,拍了拍胸脯说到。“谢谢你,泽。天啊,我或许应该是皇族藏法龙而非海盗藏法龙”


“好了。没事吧,杰符,我先要过去。不然船长又要发火了。”他转头看了看赤灼龙,发现他站在船头甲板上似乎想着什么。不过不一会儿,他恢复原样便四处望了望大声发着各个命令。


“呼…别太勉强了,每次战斗你都冲到最前面,每次寻宝你都潜水寻找,的确你得到了大家和船长的尊重与大量的战利品。可这的确太危险了,不能总拿生命开玩笑。”名叫杰符的藏法龙甩了甩头,把上面的雨水甩掉,可是大雨又把他的头发染湿。“特别是这种情况,太危险了,或许别人不知道,可是我很清楚刚才你为了救我付出的代价。”
酷爪虎正要说什么,命叫杰符的藏法龙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打断他说“他的确有三次能给出自然的力量,可我知道的是你已经用了一次。现在还剩下最后一次,这让我怎么感谢你呢?”


“没办法…谁让我有一个如此不小心的朋友。”酷爪虎摇了摇头笑着说。然后站了起来,拿起绳子便荡了过去。藏法龙看着他安全的荡到另一边,呼了一口气。旁边的一位明晰猴敏捷的爬上了绳子并且荡了过去,喉咙中发出战斗的呐喊,杰符也不再停留,抽出一把细剑抓住绳子…

分割线~~z~a~f~a~r~a~分割线

“守住这里!!把那些海盗都赶回爬虫岛!!!!”一位左手拿着斯卡升之剑,穿着豪华船长服的艾莎大声吼道。船上的水手听到后高举手中的武器,附和着吼了起来,加大了攻势。一阵巨浪拍到两船中间,将两只船拍远了一些。虽然海盗都要比船上的船员厉害,可是,这里毕竟不是自己的船,而且这艘船上的水手远比这艘船上的海盗多。目前来看,胜利天平有些像水手们偏离。
酷爪虎手中的刀不断发出闪亮的蓝色光芒,劈挥在大雨中,如同正在跳舞的诡异可怕的蓝色幽灵,收割着生命。宝刀所砍之处,无不劈断,光芒所到之处,无不碎裂,它如同毁灭之神破坏者一切。一支暗箭射出,如同子弹般射向酷爪虎。刀身闪过一阵光芒,酷爪虎连忙抬起刀,一声清脆的声音,箭被冲击力撞得粉碎,酷爪虎向后退了几步。几位船员趁着这时候用剑向酷爪虎攻击,酷爪虎连忙稳住身子用力一挥,几把剑都被整齐劈断。


“天啊…”那几位船员惊恐的看着自己的断剑,连忙退后。


“船长,他们又回来了!!”桅杆上的一位船员指着急速向这里开过来的海盗船大声吼道,远处海盗船被浪拍的左摇右晃,似乎随时会翻倒。


酷爪虎听到这句话时松了口气,这里的局势可不怎么好,如果在不来援军的话可就完蛋了。正在他走神时,一阵亮光闪过,酷爪虎本能的抬起刀,抵住了亮光,发出武器与武器碰撞时的清脆的声音。


“战斗中还敢分神,我今天就要教导你们这些无法无天的海盗什么叫战斗!”一位英俊的杰乐手中拿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刀。刀银白色的颜色,流线型的设计,令人发怵的寒光里面似乎暗藏着可怕的能量,上面隐隐沾着一些精灵粉发出淡淡的七彩光芒,表现它是来自精灵仙境,或者来自隐秘塔。


“哼,温室的花朵也配教导我”酷爪虎回击道,并且用刀向他用力挥砍。杰乐立刻以剑向他回击,一时刀光剑影,不分上下。酷爪虎仔细观察他的攻击方式,它似乎总是小心翼翼的。不仅仅是小心自己会不会受伤,还小心他那豪华紫金的贵族服,所以不敢做过多的攻击。酷爪虎利用这点,朝他发动猛烈的攻势,不停挥砍杰乐身体的各个偏僻部位。杰乐只好一一防御,情况陷入被动。


“啊啊啊!!冲过去!”不远处突然传来这么一嗓子,杰乐的头不自主地向那边一转,瞥见海盗船已经和这艘船平行驶过,更多的海盗用绳子已经从那边荡了过来了。酷爪虎趁这时,用刀向他劈去。当杰乐回过头时已经来不及抵挡,只好稍稍偏转了身子,刀从身上擦过去,削掉了一大片衣服,漏出里面紫色的衣服。


“哦!天!你知道这衣服有多贵…”杰乐惊呼道,慌忙的一边用剑反击,一边向后退去“该死!越来越多的海盗了!更该死的,我的衣服!!!”


酷爪虎无法继续向他攻击,便帮助其他海盗。不知多少时间,雨水把这里都冲涮了一遍,所有东西和人都是湿漉漉的。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到战斗的激烈,势均力敌的两方,必须分出胜负!,刹那间,他似乎听到远处传来海盗船船长赤灼龙的怒吼声,在连忙回头时,他的衣服被一个水手的剑刺破,一筒纸卷掉了出来,落在满是积水的甲板上。酷爪虎刚刚对偷袭的水手进行反击,一阵大浪扑到这条船,船因此而倾斜15度角,纸筒顺着水的流向滚落在船的边缘,撞在一根栏杆上,暂时没有掉下去,但只要再来一次晃动,纸筒必然会掉进波涛汹涌的大海之中。船头甲板上,艾莎船长和刚才和他对战的杰乐一起合力攻击赤灼龙,让他根本应付不过来,不用多久,赤灼龙就会输。
酷爪虎回头看了看滚到很远之外的纸筒,接着又看了看船长,眼中有些迷茫,可不一会儿就
zafara的悲剧小号
本帖最後由 杯具法 於 11-1-2010 05:25 PM 編輯

凝聚在一起,变成了坚定的目光,这之间甚至不到1秒。他一步迈了过去,右臂用尽全力投出手中的刀,这把刀依着惯性飞快并旋转向那边狠狠打去。可能由于刀身上的蓝色光芒和旋转的缘故,它看起来如同嗜人的蓝色魔怪,在天空中盘旋寻找自己的猎物,所有人都尽力避开。由于没有任何东西阻碍,刀准确击中海盗船长的斯卡升之剑,由于巨大的冲击力,艾莎无法抓住手中的剑,两件武器都坠入水中。艾莎船长看着震的发麻的手,不知所措。赤灼龙趁着这一时候,立刻反攻,由于没有武器,艾莎船长只能后退,而杰乐无法抵御赤灼龙的反扑。而同一时候的甲板上,海盗一点点的占据优势,船员一位位的受伤或是被击晕。目前来看,这艘船已经无法在进行有力的抵抗。
酷爪虎看到刀击中斯卡升之剑后,立刻回头向纸筒跑过去,纸筒在船的边缘滚来滚去,随时都会掉下去。他躲开了挡路的人,直接从障碍物上迈过去,可是到达那根栏杆就要趴下抓住纸筒时,一阵巨浪拍过,船严重倾斜。酷爪虎失去中心,和纸筒一起从栏杆上面被甩下了船,而这一幕刚好被赤灼龙看到…



分割线~~z~a~f~a~r~a~分割线


“死开!!”赤灼龙将手中的大刀用力一挥,劈开了杰乐的剑,在上面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凹痕。


“该死!我的刀”杰乐连忙后退,轻轻地抚摸着刀,面色十分悲切痛苦,如同赤灼龙的刀砍中了他的肉一般……随即他立刻抬起头掰着手指头算着向旁边艾莎说道“这该算公伤,包括我的衣服…呜…根据合同,你应该赔偿我一百万Np”


“对!没错!可是合同上还写着保证我们不受到海盗侵害,如果没有,你将付给我一百万N p”船长反驳道


“恩…呃……”杰乐愣了一会儿,思考了一下说道“咱们合同取消行么?”


“取消!恩?取消!!”艾莎由于气愤,脸涨得比西红柿还红“开什么玩笑!!我居然花了100万Np雇了个废物!!而且…而且……我的斯卡升之剑还掉下去了,谁来赔我这个钱!!”


“先生先生,冷静冷静……别冲动,冲动是魔鬼……”杰乐一边赔笑着说一边向后慢慢退着……


“冷静!!你还让我怎么冷静!现在海盗全都上了我的船!!我的船员全倒下了!!我的货物也都归海盗了!!!你不是取消合同了么!!给我滚下去!!!!!”艾莎气急败坏的说,手指狠狠戳着杰乐的胸,杰乐的脸僵硬的赔笑,支支吾吾的解释……


…………


赤灼龙快速的跑到了酷爪虎落水的地方,手把着栏杆向下望去。发现酷爪虎左手紧紧地抓着船上的一个距离主甲板非常近的凸起部分,右手则努力向旁边船令一边突出地方上的纸卷勾去,浪一波一波的拍着他,好几次他都险些掉下去。


“快抓住我的手!”赤灼龙大声的叫到,随即不顾甲板上的水趴了下去,把手向下伸去。酷爪虎听到后几次试图用右手抓住,但是自己的手和赤灼龙的手总是仅差一点距离,怎么也够不到。酷爪虎大口喘息着气,脸色涨得发红


“用左手把身体抬起来!”赤灼龙试图把手放的更低,不过栏杆挡住了他的身体,他顺手将栏杆底下劈断。酷爪虎听到后,深吸了一口气,绷起肌肉,左胳膊缓缓弯曲,慢慢的,慢慢的抬高了一些,赤灼龙立刻抓住了他伸直的右手,开始用力向上拉。赤灼龙把他从栏杆的缺口扔到甲板上,二人同时大口大口的喘气。



“等…等!我的…图纸!!”酷爪虎慢慢站了起来,打算爬过栏杆。“我…必须…去…拿!”


赤灼龙愣了一下,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是不到一毫秒,他快速用力抓住拉酷爪虎的左腿,酷爪虎身上一软,趴在甲板上。


“你疯了!!”赤灼龙大声的怒吼道,酷爪虎的身子抽搐了一下。一阵浪打过,把纸筒拍到水里。酷爪虎看到后又起来打算爬着过去,可是赤灼龙死死的拽住他的腿,从栏杆旁边拉到在甲板上。


“你不想活了!是那些飞船的图纸重要还是你的生命重要!当初我以为你已经想通,没想到你还是这样,为了它连最宝贵的生命都放弃!我告诉你,没了它,你还能画。可在这风浪里,你仅剩的那点力气,你跳下去根本活不成,没了生命什么都没有,你以为你是什么呢!!神么!!?蠢货!!”赤灼龙站起来冲着他大声地吼着。


酷爪虎的眼睛充满了血丝,如同一只狂暴的犀牛,同时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气。不过他闭上了眼睛,抬起头深呼吸了几口气,脸色慢慢复原,缓缓地站了起来。


“谢谢…我很抱歉……”酷爪虎低头说道


赤灼龙哼了一声,叹了口气,转过了身子,他眼睛迷离着,目光复杂,似乎在想着什么……

分割线~~z~a~f~a~r~a~分割线

“嘿!大家快来看!那边有东西”一名在船上的莱尼用翅膀指着远处的黑点“似乎是一艘小船”


“小船?”正在甲板上干活的赤灼龙放下拖把走了过去,用眼睛盯着那边“咦,的确是小船。是不是一些独行者海盗”


这两人的谈话让更多海盗围了过来,大家谈论着,发出嘈杂的声音。


“喂喂!你们都干什么呢,不干活,在这里围着做些什么”一位脸上有伤疤的狂妄龙从甲板远处走来,大声吼道。


“我怀疑他从来不会小声说话,即使他当间谍”一位恰恰小声对这旁边的波利说。两人偷偷的笑着,可惜,被那狂妄龙看到了。


“你们两个笑什么笑!!告诉我你们干什么!!”狂妄龙粗鲁的大声吼道


“报告…呃…水手长,我们看到远处似乎有一艘小船。”


“小船”狂妄龙粗鲁惊奇叫道,随即拿出随身携带的单筒望远镜向那边看去。


模糊,对焦,调试距离。一个圆中看清了远处的小船。那是由木头做的一艘小船,上面架着一面破麻布作的帆,向这个方向飘流着。船的里面似乎躺着一个人,已经睡着了,所以并没有发现这里的船。


“呜…这事情应该报告给船长”狂妄龙喃喃道,不过这喃喃低语的声音也足以让整船人听到。“行了!!你们回去!该划船的划船,该收拾甲板的收拾甲板!!别在这呆着!!”


“再这样下去我的耳朵迟早会聋”最开始说话的莱尼小声地说,从甲板通往下层的梯子爬了下去。不一会儿,甲板这里只剩下酷爪虎和狂妄龙。


“你!干什么呢!!干活!不然我会让你去海里洗个澡的!”狂妄龙指着赤灼龙大声吼道


“抱歉!我在打扫甲板!”赤灼龙生气地回答,不过似乎狂妄龙没有听见,因为他已经转过身子,进入了船长的房间里面。


“粗鲁蛮横的家伙……”


几分钟后


“好了!!!”狂妄龙从船长的房间走出“往那个小船靠拢!!如果是独行者的话,我们要好好敲诈一笔!如果是普通人,让他在海里多飘几天吧。反正这里不再狂妄岛附近,海盗守则没必要遵守!”


船慢慢缓缓地转移了方向,向那艘小船靠近,当还有一公里远的时候狂妄龙又大声叫嚷起来“你!!”他指着赤灼龙


“我?!”赤灼龙惊讶的指着自己“我怎么了?”


“你使用小船把他拉上来!”


“可是…可是我现在只负责清洁甲板”


“行了!你以后在负责吧,现在快去!别磨蹭!!”狂妄龙不耐烦地摇了摇头再次说“快点”


赤灼龙愤怒的吐了口气,对狂妄龙的命令感到不忿,不过还是向救生艇走去。旁边的艾莎把救生艇用绳子放了下去。小船拍击到水面上,迸溅出水花。接着,他慢慢的划向那艘小船。


救生艇慢慢靠近,直到赤灼龙甚至可以从救生艇上走到小船。到了进处时,发现小船做工粗劣,但用的材料却非常的好。上面躺着一位年轻的猎奔,旁边放着一张纸,上面画着一些东西。他在帆的阴影下睡着了,赤灼龙扫了一眼那张纸,眼睛发了一阵亮光。


赤灼龙推了推猎奔,猎奔朦胧的睁开双眼,从船上坐了起来。用手揉了揉半睁开的眼睛迷迷糊糊地说道“呜……这是马里戴尔么……光明圣谷……还是神秘岛附近……”

分割线~~z~a~f~a~r~a~分割线

“准确地说,这是在神秘岛和狂妄岛中间的水域,”赤灼龙饶有兴趣的回答


“哦……谢谢……”猎奔应答道,疲惫地闭上了眼睛再次躺下去,突然他猛地睁开眼睛,绷起神经般的坐了起来,看着赤灼龙惊讶地说“天啊!这里怎么有人,这里是哪里!”


“我说了,我们是路过这里的海盗船,发现了你。这是在神秘岛和狂妄岛中间的水域”赤灼龙回答“你怎么在这里?是被水雷炸飞的独行海盗?还是遇到海难不知所措的船员。”


“海盗!!”猎奔立刻站了起来,小船不稳的左摇右晃,眼睛流露出敌意,警惕的看着赤灼龙。“你们是海盗!贪婪的海盗?!”


“嘿!!别那么说!!”赤灼龙听到话后生气地站了起来“成为海盗是为了生存,而且你还不如我们,我们可不会失魂落魄的在海上漂游。”


“厄……哼!我在这里漂流还不是你们所致!”猎奔想了想愤怒的说道。


“我们,关我们鸟事!!”赤灼龙生气地说道


“都是你们的海盗做的”猎奔冷哼一声说道“我居然会和你说那么多话,行了,我要走了”


“不可能!海盗都是遵守海盗法则的”赤灼龙紧握拳头,放在胸前说道


“是么?”猎奔不在意地说道,坐下来用一块木头打磨出来的桨开始向远处滑去“一群只知道打打杀杀的海盗还有法则,可笑。行了,告诉你们的海盗朋友,我走了。顺便说句,我讨厌海盗”


赤灼龙鼻子喷出一股白色气体,有些轻蔑的说道“看看后面吧。白痴,就算你在像鸭子一样在游1千米,他们的加农炮也足以打中,只要你脑子没进水,我劝你赶快放弃逃跑吧”


猎奔听到这句话后停下了动作,用力拍击着船愤怒的说道“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好不容易逃出虎口,用落进狼窝。早知道这么倒霉,我就不偷渡到那艘倒霉的船!!”


赤灼龙听到后用一种带有少许讽刺和嘲笑的奇怪的语气说“那么,倒霉的白痴先生,跟我上船吧


猎奔叹了口气,把船划了回来,阴郁的脸上流露出愤怒和无奈。


“别太悲观,到上面你就说你是独行海盗,那样你还可以安全到达狂妄岛。”赤灼龙不太大声地说道“有些海盗不喜欢遵守规定,他们会很凶残。我看你顺眼,帮你个忙吧”


“哼!信你们海盗才怪”猎奔不屑地说道


“蠢货!!”赤灼龙大声骂道,把猎奔吓了一跳“你要不信你可以不说你是独行海盗,我看谁倒霉!!我好心帮你,你却这样!”


猎奔许久没有说话,就这样静了很久。赤灼龙在前面划着,猎奔低下头不知想着什么。前面的黑色船只越来越大,从平视便能望见,到仰视都无法一眼收尽时,猎奔抬起头有些怀疑的看着赤灼龙说“真的?”


“哼,骗你我有好处么?若我不是看到那张纸,我才不帮你”赤灼龙没有回头,甲板上的人
zafara的悲剧小号
本帖最後由 杯具法 於 11-1-2010 05:27 PM 編輯

已经准备好,放下绳梯。猎奔想了想自己哪有什么纸,……,直到,他突然想起帆下的一张图纸。他有些惊讶的看着赤灼龙,然后看了看自己的纸…

分割线~~z~a~f~a~r~a~分割线

第二部分……
++++++++++++++++++++++++++++++++++
+++++++++++++++++++++++++++++++++
+++++++++++++++++++++++++++++++++


“啊啊啊……快给我说…快给我说!!!”艾莎船长疯狂的摇着杰乐的肩膀,杰乐口吐白沫,眼睛翻成了白眼“为什么我这么倒霉!!雇佣了你这个煞星!!”


周围的海盗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两个人,被绑在一起的船员们则不断的叹气。


“行了,两位。面对现实吧,把你的所有货物交给我们。”赤灼龙坐在船头甲板的藤木椅子上,两脚跷在船了栏杆上。阳光透过云层,稀稀疏疏的照在甲板上。暴风雨和战斗早已结束,胜负也已分晓。


另一边,酷爪虎失落的把在栏杆上,眼睛紧紧盯着水面,似乎在寻找什么。海面总是一片蔚蓝,没有别的什么杂质。他的眼睛由于长时间的睁着,而显得有些红,可他不敢闭上眼睛.


“嘿,找什么呢?”一个湿漉漉的爪子突然拍在他的肩膀上,他连忙回头,看见浑身淌着水的藏法龙杰符。


“天!你怎么湿透了。”酷爪虎惊讶的看着他“即使刚才的雨那么大,也不可能现在还在淌水。”


藏法龙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说“自然不会是被雨淋湿的。”


“不是被雨…”酷爪虎奇怪的重复,它的左手搔着下巴,皱着眉头向着。“不是被雨……那…你居然跳进水里了!!!”


“准确来说,是的”藏法龙甩了甩头,水珠被甩到各个地方。


“天啊!!你难道不知道这有多么危险么!!”酷爪虎惊讶的看着他责怪道。


藏法龙再次摇了摇那根手指,从背后取出一把刀和一筒纸卷放到眼神直直的酷爪虎手上。


“噢…噢…天…这是怎么办到的”酷爪虎紧紧盯着手中的刀和卷轴,似乎自己一眼不看,两样东西就会消失。他忽地抬起头,诧异的望着藏法龙说“你刚刚去拿完是么”


藏法龙微笑着点点头,算是回答。


酷爪虎看看守中的刀和卷轴,又看看藏法龙,叹口气说“真不知道怎么谢谢你”


“没办法…谁让我有一个如此不小心的朋友。”藏法龙再次摇了摇手指,把酷爪虎的原话说出。酷爪虎灿烂的笑了起来,开玩笑的推了藏法龙一下“好家伙,真是朋友。”。


“好吧好吧!!船给你们是吧”艾莎船长大声吼道,打断了两人的谈话“我知道了”


赤灼龙愣了一下,然后邪恶的笑着说“我们没要船,你们却给我,唉呀,这我怎么可能不接受呢”


艾莎也愣了一下,奇怪的问“你们海盗不是把抢劫完的船给收走,船员和船长先交赎金才能走,如果交不起必需跳下去么。”


“不可能!!”赤灼龙大声说道,鼻子喷出一股白气“海盗守则根本不让这么做!!这太绝情了。”


一旁被摇得杰乐眼中突然冒出光芒,如同喝醉一般摇摇晃晃的走过来“那么…那么我们…可以走了是么”


“当然不是!!不然我们还抢什么?把你们货物的3卅4给我”


“该死…都够贪婪!!”艾莎抱怨道……

分割线~~z~a~f~a~r~a~分割线

在狂妄岛傍晚的沙滩上,太阳慢慢沉入大海,天空渐渐转成蓝黑色,星辰缓缓显现。太阳最后的光芒投射在远方的船只上,投射在天空中自由飞翔的宠物玩伴上,将影子映在广袤无际的海面,如同来自森空的剪花般美丽。一切喧杂随着最后一缕光线同时消失,黑暗降临,宁静安详的夜晚正式来临。


“恭喜你,成为大副∼”一道声音打破了这里的寂静。


酷爪虎从沙滩上站起来,回过头静静看着藏法龙,缓缓地说“你的梦想和目标是什么。”


藏法龙呆呆站着,没有任何答语。


“我和你同时进入海盗团,可你还是一位普通的船员。你并不缺乏勇气,你也有足够的实力,可是为什么不让所有看到你的能力呢?现在,你已经3次没有参加战斗!赤灼龙对你很不满意……”


藏法龙静静的站着想了许久,答非所问的说道“我的梦想只是是无拘无束的去生活…”


“那现在为何不是?”


“不…从我成为第一次踏在驶往大海的船只时便不是了……” 藏法龙一边轻声着说,一边缓缓地摇头。


“到底是为什么?”


藏法龙的眼睛闪耀着光芒,里面充满复杂的内容。可是,在一刹那间,他的眼神重新恢复清澈明亮“没有什么,我的朋友。你永远是我的朋友。”


“什么?…”酷爪虎被他那奇怪的话语彻底搞糊涂了,但也猜测到一定有什么不对…


“下次我会加入战斗,你放心。这么晚了,你不饿么?咱们去金色达龙吧!你请客!庆祝你成为大副……”

分割线~~z~a~f~a~r~a~分割线
zafara的悲剧小号
16000字,第二部分打算到高中的时候再打。
希望那时候能填满这个坑~
zafara的悲剧小号
zafara的悲剧小号
真可惜这里越来越冷清了,希望ND早点能火起来~!
zafara的悲剧小号
原來是zafara啊?!
為什麼不用原本的ND帳號發文呢?
而且你好像最近沒上過QQ啊
# PAD 已刪,不用加。
# PAD ID: 240,644,848
分割线~~z~a~f~a~r~a~分割线
你是zafara??
為何你開新號?
16000字令我不想看-0-
本帖最後由 King_of_neo 於 10-1-2010 05:09 PM 編輯

小法兄回來了?為何要開新ac而不用回主帳號?
還有,nd已熱鬧了少許了
歡迎大家挑戰我的愛寵Kimon50!
歡迎小法回來
我也想問為何不開原本的zafara? 0.0


ND現在有好多新會員活躍中!
讓我們blahblahblahblhabhlahbalhlba
原因是小法把密码给忘了……
很多字哪~可以多分點段嗎@@

忘記密碼很可惜耶~

祝你的文章被選上^^
nd team好像可以編輯ac的,以前天蒼姐也是這樣拿回ac的!!
歡迎大家挑戰我的愛寵Kimon50!
等等...我?什麼編ac???

國王兄你在說什麼??

以前龍怡姐不是幫過閣下拿回ac嗎??小弟可能弄錯了,但小弟那時確實pm過龍怡姐這件事,她也說可以的
歡迎大家挑戰我的愛寵Kimon50!
nd team好像可以編輯ac的,以前天蒼姐也是這樣拿回ac的!!
King_of_neo 發表於 10-1-2010 18:30
是的

已幫小法處理此事

希望小法的文章能被選中
能付出愛心就是福,能消除煩惱就是慧。
-------------------
願我能夠放下仇恨,擺脫過去的陰霾,願我內心的創傷能被治癒,願世間有仇恨的人能不要活在仇恨裡,願世間內心有創傷的人能被治癒
ND人流已多了很多 :
在線會員 - 總計 60 人在線 - 最高記錄是 201 於 8-1-2010.
# PAD 已刪,不用加。
# PAD ID: 240,644,848
哦~真没有想到有那么多回复~也没有想到大家能记住我*泪流满面*,真的是好久好久没有来这里了*拥抱*~

之前账号的密码的确忘了…所以没办法才注册个新的账号。
zafara的悲剧小号
哦~真没有想到有那么多回复~也没有想到大家能记住我*泪流满面*,真的是好久好久没有来这里了*拥抱*~

之前账号的密码的确忘了…所以 ...
杯具法 發表於 11-1-2010 17:19
小法,關於你之前的帳號密碼忘了,這件事

請去看看我PM給你的短消

因為看樣子....你似乎還未看過短消

因而才在這回覆
--------------------------------------
這篇文是投連載吧!
能付出愛心就是福,能消除煩惱就是慧。
-------------------
願我能夠放下仇恨,擺脫過去的陰霾,願我內心的創傷能被治癒,願世間有仇恨的人能不要活在仇恨裡,願世間內心有創傷的人能被治癒
非常抱歉…之前一直没有看短消息……
不过还是登陆不上去…麻烦安琪了~

恩,这是第一部分,已经发出去了
还有二部分。
zafara的悲剧小号
    
[聯絡賣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