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購交易中心
 
[聯絡賣家]

《永不磨滅的約定》

《永不磨滅的約定》

本帖最後由 Nothing~~~ 於 3-2-2013 03:13 PM 編輯

這是《愛犬十戒》的改篇
也是學校作文題目= =

來獻醜了



《永不磨滅的約定》



電話鈴聲響起,我接過來電。

「喂,是齊藤先生嗎?我是地產公司打來的,關於你的物業……」

「我不是齊藤先生,不過是該物業的接管人,請問有甚麼事?」

「有買家要買該房子,請你過去收拾好東西吧。」

「好的,我現在就去。」

十多年沒經過齊藤的家。門面依舊,只是有點老化;小樹茁壯成長,小草也因長年沒有修剪而長到膝蓋的高度。

我走到大閘前,小心地撕下閘上貼着一張寫滿規條A4紙。紙上寫着:


《我和狗狗的十個約定》


「第一,

儘管遺憾,小狗和你在一起的時間,也就只有十年左右。」



「第二,為了增進相互瞭解,請給予彼此足夠的時間。」


「第三,請與小狗多說話。」


「第四,不要吵架,不要打罵小狗,因為牠不會咬你。」


「第五,小狗不聽話的時候,總是有理由的,請在責備小狗之前好好地想想。」


「第六,請相信小狗,因為牠是你永遠的夥伴。」


「第七,你有其他不同的朋友。但對小狗來說,牠的生活中就只有你。」


「第八,即使小狗上了年紀,也不要遺棄牠。」


「第九,請不要忘記和小狗在一起的歲月。」


「第十,小狗快要逝世時,請你陪伴牠。」


一生中,我養過很多不同種類的小狗。每當自己領養小狗的時候,我都會牠訂下以上十條約定,時刻提醒自己要好好愛護寵物。站在齊藤

一家的門前,看着自己十五年前的為齊藤寫下的規條,讓我想起自己的養女、齊藤的女兒小光和金毛尋回犬襪仔的感人故事。






十五年前,我在大阪的某間醫院當醫生,當時認識了小光的父親─齊滕醫生。他是我的上司,雖然我時常會犯下小錯誤,但他仍然十分關照我,不久我們便成為了好朋友。

有一天下班的時候,一群醫生如常到酒吧消遣。當天有一個大手術十分成功,大家都喝多了兩杯。齊藤酒量不好,一會兒就醉了。

「究竟要怎樣才能弄一隻小狗給她呢?」他口齒不清地喃喃自語。

我無意間聽到了這句說話。翌日早上,我便給他一個小建議。

「如果你的女兒真的想養狗的話,我可以每天把一頭小狗放進你們家的前院堙C當她有一天表示喜歡那頭狗的話,我就把牠送給你們,好嗎?」

「這次真的十分謝謝你啊!」

「不用,你也經常關照我啊!不過,你必須叫令嬡和小狗定下十個約定。」

「甚麼十個約定?」他說。

我當場寫把十個約定寫出來,並把紙張給他。

過了不久,我便把襪仔送給齊藤一家。

有幸地,我能參與十個約定的宣誓儀式,雖然只能躲在大樹後偷看。只見齊藤女士扮作小狗的模樣,把一條一條約定告訴小光,感到十分溫馨。

齊藤一家養狗以後,整個家庭都有微妙的轉變。


齊藤女士生性體弱多病,從我認識她的時候,她已是住在我們醫院堛滲f人。齊藤身為醫生,卻不能治好妻子的病,經常十分沮喪,偏偏


齊藤女士就是他的生活支柱。每天由早到晚,一切的生活細節,全由齊藤女士一手包辦。這對於仍為單身漢的我來說,簡直是羨慕妒忌恨啊!


身為齊藤的好朋友,我經常會到他家中拜訪。還記得有一次,大家正在聊天的時候,說着說着,襪仔走到了齊藤的身旁,輕輕地舔了他的手臂。

「啊,快拿開那異物!」

「父親,這是我的襪仔,是家庭成員啊!」

齊藤已瞬間逃到了浴室堙A準備全身清洗一次。

「小光,你就別怪你父親了,這是他的老毛病啊。」

養狗並不是容易的事情。像嬰兒一樣呵護,加上不斷的練習,才能把一隻狗狗照顧得好。

過了不久,齊藤不斷向我抱怨小光經常忽視襪仔,他告訴我這樣的一段事跡:

「『小光,快來學習幫襪仔洗澡。』

『好啊!我現在就來!』

她拿着紙和筆,匆忙地跑到浴室。妻子教她怎樣去沖洗狗狗,她一一記錄下來,然後便嚷着要「實習」一次。

『不行,狗狗不能經常洗澡的,大約兩個星期才能洗一次。』

『等我抄下來……母親,我明白了。』

她帶着襪仔跑出陽台追逐嬉戲。

轉眼就過了兩個月,起初她都會準備好一切,然後便抱着襪仔進入浴室,但過了不久,她對襪仔的熱情漸漸減退。

『小光,快來幫襪仔洗澡。』

嗯……好吧,等等我。

她慢慢地走到襪仔的身邊,慢慢地引導牠到浴室堨h。

時間又過了半年,現在襪仔就像是妻子的寵物一樣,而女兒則天天和別人講電話。

小光,快來幫襪仔洗澡。

母親,你來洗就行了吧!

她繼續躲在房間堸吨]不動,還不時傳出笑聲。

妻子小心翼翼地走到女兒的房間門口,輕輕地推開了門。在門隙堿搢ㄐA她就像初戀的少女一樣,一邊拿着電話,一邊在床上輾轉反側。

妻子終於忍不住推開了門。女兒頓時嚇得眼珠都差點掉了出來。

小光,母親不是不讓你談戀愛,但是你還記得那十個約定嗎?

母親,我知道了。小光隨即掛了電話,低着頭走到了浴室。」

當時我認為小光和其他養狗的小孩一樣,都只是三分鐘熱度。

大概是因為小光的事情吧,齊藤女士的身體狀況每況愈下,過了不久又再次踏進了病房。

照顧襪仔的工作由齊藤接手。為了小光,他勉為其難幫襪仔洗澡,有一次卻不小心弄破了皮膚。

適逢某種新型傳染病橫行,手上有傷口的齊藤不幸被病毒潛伏,但他仍不自知,天天到齊藤女士的病房,結果連她也染病了。

當時那種傳染病是不治之症,即使身為醫生的我們也無能為力。身心俱疲的齊藤女士終歸也敵不過病魔的摧殘,支撐了兩星期後,與世長辭。

心靈受到嚴重創傷的齊藤也爆發病情了,在齊藤離世後三天,傷心過度的他就這樣走了。

臨終前,他打給了我一通電話。

「小光以後就拜託你了,求求你吧。」

我答應了他。

過了幾天,我便到了小光的家把她接走,可是這次一見面,我卻發現,小光看不見東西了!

這令我十分震驚。

作為齊藤一家的好朋友,我決定問她發生了甚麼事。

她一言不發,沉默地坐在地上,襪仔在她的身邊靠着。

到後來我才知道,原來她接連受到了母親、父親和男友離開自己的打擊,在家堶了幾天而哭壞了眼睛。

幸好襪仔是一隻金毛尋回犬,經過朋友的推介,我便把牠帶到導盲犬訓練所,把牠訓練成一隻優秀的導盲犬。小光則到了一間新的盲人學校。

上學的第一天,我帶着小光和襪仔到了學校門前。老師立即上前貼心招待我們,詳細地講解盲人學校的守則,並帶着我們到課室去。走過了一段無障礙通道後,我們便到達了課室門口。

小光一言不發地和襪仔走進了課室,在一處空地坐了下來。只見小光抱住襪仔,動也不動,其他小朋友也不甚察覺,於是小光便靜靜地坐在課室的中央。

因為是第一天的關係,我留在學校觀察其教學狀況。

除小光以外,所有小朋友都十分活潑好動,仿佛在這塈鋮鴗F屬於他們的小天地。他們一起學習(雖然我完全弄不懂他們的點字),一起聊天,一起玩耍,完全感受不了他們身為生理機能障礙者「應有」的自卑。

在這樣的氛圍下,小光的寧靜格外顯眼,不久老師也注意到了。儘管老師怎樣上前關心她,她仍然保持着同樣的動作,襪仔也一直在其身旁守候。當老師詢問她的遭遇時,她嗚咽了起來,可是一滴眼淚也流不出,淚早就流光了。

不說話的狀態維持了三個月。

每天早上七時,襪仔都會自動跳上小光的床上把她叫醒,然後便拉着她去梳洗、吃早餐,接着就帶她上學、放學。起初,或者她是不想醒吧,她對襪仔的舉動十分抗拒,有時候還會在床上輾轉反側,想把襪仔推下床。但到了後來,她還是被襪仔的行為所感動,臉上恢復一點血色,還會跟着襪仔四周走,放學甚至會帶牠散步(當然還是由襪仔帶路)。

三個月後的某一次,我忘記帶家門鑰匙,下班回家時便按了一下門鈴。門鈴聲剛落,就聽到了襪仔的吠叫聲。於是我便表明身份。

「襪仔別吵喔,是叔叔吧。」

聽到了久違的聲音,頓時感動得落下淚來。

當天晚上,我們談了很久,她開始把這三個月的心路歷程告訴我。

「其實我早就知道母親很可能會死,但從來沒想過父親會跟隨她。那一刻,我希望星進會安慰我,怎預到……」

「星進是?」我插嘴道。

「是我的初戀男友。雙親相繼離開我的時候,我第一時間想起了他,我以為他是我唯一可以依靠的人。怎預準備撥出時,收到他的來電,內容是要和我分手,當下那一刻,我真的想追隨雙親一起回歸大地。但當我想到有人跟我說過,自殺的人會下地獄,即使我死了也不會和雙親重逢時,我便打消了自殺的念頭。想到了生命的脆弱和自己的無能為力,我便痛哭了起來,直到你來接我的時候,我已經哭到沒淚了,可能就是這樣我就盲了。」

「我明白了,那麼明天帶你去醫院做手術吧。」

第二天早上,我先到學校為小光請假,然後把她帶到工作的地方去。

「這個忙真的幫不下啊,要換上活人的眼睛才能看得見。」眼科醫生說。

正當我想把自己一顆眼球捐出來的時候,小光制止了我。她說:「我和你無親無故,因為我家的事而令你失去一隻眼睛,我會過意不去的啊!這盲了的雙眼,可能就是我愛雙親的標誌吧,相信上帝看到會帶我上天堂的。」

我不敢相信眼前這位只是十二歲的小光能說出這樣的一番話,於是晚上我便懷着好奇問她。

「在最絕望的時候,襪仔一直對我不離不棄,現在我也只有牠一位親人了。還記得當初收養襪仔的時候,和牠做了十個約定,想不到牠真的有在遵守,從今起,牠就是我的眼,而我就是牠的聲音。」

她會心地笑了一笑,這是在齊藤去世後,她的第一個笑容。我也感到十分安慰,想不到當初對養狗只有三分鐘熱度的小光,會有如此的轉變。

自此以後,她和襪仔便形影不離。每天放學襪仔都會帶她四處走,起初我還會暗地跟蹤他們的,後來便沒了,因為我相信襪仔,小光也是。雖然襪仔甚麼事情都知道,但還是像等待聽故事的小朋友一樣,乖乖地坐在小光旁邊,聽她訴說在學校的見聞。


然而,襪仔有一個壞習慣,牠十分喜歡幫別人聽電話,然後對着喇叭在吠。


小光從小就有一個夢想:希望長大後能到環遊世界。


有一次她獲得了到歐洲和世界各地的盲人交流的機會。當天下午,她收到了機構正式通知的電話。正當她追尋着聲音來源準備接聽的時候,突然鈴聲停下了,接着傳出汪汪的叫聲。大事不好了!我立即從襪仔手中把電話搶過來,把電話遞給小光。她掛了電話後變得垂頭喪氣,於是我便上前關心。令我震驚的是,主辦機構竟然以小光玩弄職員為理由,取消小光的資格。不過更令我驚奇的是,雖然她十分傷心,但她對襪仔沒有一句怨言。


轉眼間,五年過去了,小光已經是亭亭玉立的十七歲少女。更甚的是,她成為了大阪市的焦點人物,時常會有電視台訪問她有關養狗的心得。終於有一次,東京電視台和慈善機構合作,邀請她和襪仔為慈善籌款而進行名為「你是我的眼」的環球旅遊特輯。小光立即答應,有幸地還能把我也帶上。我把自己的小狗們全都寄養在朋友家,暫停工作,陪伴小光到東京電視台談論細節。


「這次的活動為期三年,將會從日本出發……活動期間會有獸醫團隊為小狗檢查身體……」電視台職員耐心地把詳細資料讀給小光。


「襪仔現在是七歲,三年後就是十歲。幸好幸好,還能在牠老去之前帶牠到不同地方遊玩。」小光跟自己說。


過了兩天,我們便從成田機場出發,到達第一站─夏威夷。


在夏威夷逗留半個月後,我們便前往下一站。經過一年半的時間,足跡已遍及六大洲、四大洋。


為期三年的活動,在一年半後已剩下最後一站。我異常疑惑,於是便詢問隨團的導演發生了甚麼事。


「最後一站需要時間去準備到達。」導演只留下了一句話。


車隊來到了中國和尼泊爾的邊境。最後一站竟是要挑戰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瑪峰!


一群登山專家加入了我們的團隊。他們細心地教導我們如何去攀登珠峰。小光用了一年的時間「摸」清了珠峰的地型,並作出了多次的訓練。


在這一年間,小光的生理素質不斷改善,但襪仔的身體機能卻漸漸衰退。由最初反應開始減弱,到後來連走路也無力。正式登頂前三日,襪仔的情況急轉直下,陷入昏迷,只能用呼吸器維持生命。


「我們可以延遲登頂嗎?襪仔現在的狀況應該不能上山吧?」小光問。


「襪仔的身體情況的確不許可……」獸醫道。


「但是只有明天可以和登山專家一起試登,後天他們就要走了。」隨團職員插道。


「那麼,能讓襪仔連呼吸器一起登頂嗎?」小光急切地問。


此時,登山專家參與討論:「不是不可行,但是時間不許可。攀登珠峰有一個特殊的「兩點鐘規則」,意即在下午兩時無論登頂成功與

否,都必須要下山,不然會遇到大風雪。」




「那麼我們可以早點開始上山啊,反正無論多黑,對我來說也一樣。」


對一般登山者來說,由於天色還太黑,早上四時開始登頂已是極限,幸好對於分不到白天和黑夜的小光來說都是一樣。於是他們在午夜十二時就開始了登頂的挑戰,我也在參與其中。


雖然遭到大眾的反對(包括我),小光仍堅持親自背着垂死的襪仔上山。隨着太陽的升起,我的心情愈來愈緊張。看着小光努力不懈,一步一步向上爬的姿態,每個人的心堻ㄛ隻o和襪仔禱告。


皇天不負有心人,大隊終於在中午十二時半,站在世界之巔。小光立即把背籃放下,撫摸着奄奄一息的襪仔,大叫:「襪仔,快醒來看看這世界之巔啊!我們終於成功環遊世界了!」襪仔沒有半點反應。獸醫隨即為襪仔檢查,發現襪仔的心跳已經停止。


「為甚麼,為甚麼,就只差一點點了!為甚麼不能夠支撐下去,我和你相處的時間還未有十年啊……醫生!醫生!快為襪仔進行電擊!」小光抱着襪仔大叫。


「小光,在這媢q擊,我們做不到啊!」獸醫們歎息。


「小光,我認為有需要跟你說一件事了。」小光一直以為襪仔是流浪狗,為了安慰小光,我決定把十年前的事告訴她。


「有甚麼事情能比襪仔重要!我明明已經十分努力遵守約定了,為甚麼就是不讓牠陪伴我渡過這個難關!」


「小光,其實襪仔……」


襪仔的右前腿忽然動了一下,像示意小光把頭靠近到它的頭旁邊,聽牠最後的遺言。


「我本是主人(主人即是我,因為我平常經常養寵物,所以大家都叫我主人)的寵物,因為你的關係,他才把我送給了你。我到你家的時候,我已經半歲了,這樣算起來已經十年了。遇到你這樣會遵守十條約定的朋友,我死而無憾了。謝謝你一直對我的厚愛。」


襪仔流下了一滴淚,淚滴在小光的眼睛旁,順着小光的左眼、右眼流到地面,現在看起來小光就像哭了一般。


此刻,不只是襪仔和小光,山頂上的靈魂都連在了一起。全部人都在巔峰上靜止了,世界仿佛為這個畫面而停了下來。


突然,登山專家隨身攜帶的警報器發出了聲響,提醒大家要開始下山。小光重新背起襪仔的遺體,用手拭乾「眼淚」時,奇怪的事情便發生了。小光眼睛堛熔\水不斷湧出來,止也止不住。


自從哭壞眼睛以後,小光從來都沒流過一點淚。


看見這個異常的狀態,我便走到小光跟前。經過一輪「止淚」後,她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用手擋着刺激的、十年沒看過的太陽光。她重見光明了!


恢復視覺的她很快就和大隊回到了營地,完成了最後一段的拍攝。


「一定是襪仔的淚使我重見光明了!這一生的恩我要怎樣報啊!」小光嗚咽了起來。


「你帶給了襪仔完滿的一生,你已經做得很好了。」我回答。


我們完成了最後一段的旅程,回到了家鄉。


攻頂的事跡很快便傳遍了全日本,東京電視台為襪仔舉辦了一個盛大的喪禮,數以千計的愛狗人士前來向襪仔作最後的道別。





電話又再次響了起來。我連忙接過來電,又是一個不認識的電話號碼。


「喂,是叔叔嗎?」一股既熟識又陌生的聲音傳了過來。


「是小光啊。在美國習慣嗎?」我回覆。


「我在美國生活得很好,丈夫十分疼愛我。」


「那就好……」


「啊!我有一件事想跟你分享。你不要覺得誇張喔!」


「自從你重見光明的事後,我再也不覺得有甚麼驚奇的事了,哈哈。」


「雖然人在美國,但還是有人認得我是襪仔的主人。早兩天才有人因此專誠上門探訪呢!」小光興奮地繼續說:「我剛剛起床就想起襪仔和你了。你在做甚麼啊?」


「正在你家收拾東西,剛剛地產公司打來說有買家了。」


「真的嗎?那你發現甚麼東西了嗎?」


「十五年前我為你父親所寫的《我和狗狗的十個約定》。」


「十個約定啊……我從來都沒有忘記和襪仔的時光呢!」


「那就好……我還有事情要忙,以後再談吧!」


我掛了電話,站在街上泣不成聲,小光和襪仔的回憶一直在我的腦海娷鈰吽C


相信小光定會永遠遵守和襪仔的十個約定,永永,遠遠。
愛犬十戒就是有以此為靈感拍成的電影嘛!

寫得滿感人的
能付出愛心就是福,能消除煩惱就是慧。
-------------------
願我能夠放下仇恨,擺脫過去的陰霾,願我內心的創傷能被治癒,願世間有仇恨的人能不要活在仇恨裡,願世間內心有創傷的人能被治癒
愛犬十戒就是有以此為靈感拍成的電影嘛!

寫得滿感人的
kttlin 發表於 3-2-2013 03:44 PM
謝謝安琪...

學校就是先讓我們看了那電視  再看小說  然後叫我們自行改篇XDD
    
[聯絡賣家]
門外漢會覺得某些成功的人實在很好運,但所謂好運的真相卻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門外漢只看到東風,卻沒看到借東風所有的幕後準備,努力,與犧牲。